UFO科学探索
当前位置 >> 小组首页 >> 回复
河北黄延秋飞人悬案最新进展
张卫民zhwm0378
贡献28个词条
参加21个小组

     

央 视科学频道《走近科学》栏目近日连续追踪报道、分析了28年前即1977年发生在河北肥乡的黄延秋背负飞行事件,这一被称为中国UFO三大悬案之一的神秘事件,其具体资料如下:1977年7月—9月,河北省肥乡县北高村21岁的村民黄延秋,先后三次在夜晚神秘失踪,遭遇了三次被人背着飞行的离奇经历,不借助任何交通工具,累计飞行大约1万多公里。第 一次失踪是一天夜晚上床睡觉后突然出走,一夜之后发现已到了千里之外的南京,中间仅仅只隔9个小时,20世纪70年代坐火车也不可能以那么快的速度到达,坐飞机在当时又不可能;半个月后黄延秋再次失踪,晚上9时余,本来睡在院子里床上的黄延秋,半夜一觉醒来, 却出现在约一千二百公里外的上海火车站广场。前两次失踪都出现了两个穿军装的神秘人物,先后指点他乘船、乘车,最后送他进入一个有他邻村乡亲亲戚在其中作军官的军营中。第三次仍是在夜晚,黄延秋刚出生产队长家门,就眩晕倒地,失去知觉。午夜醒来时,出现在兰州一旅馆中,两位自称是山东高登民、高延津的看似二十几岁的青年人,自称是黄延秋三次失踪事件的安排者,此次失踪在9天之内两人背着处于清醒意识状态下的黄延秋飞跃了19个省市,抵达了兰州、北京、天津、哈尔滨、长春、沈阳、福州、西安八个城市,累计飞行一万多公里,每到一个城市几乎都只花一两个小时。按从沈阳到福州的距离计算,实际交通路程最少在两千公里以上,仍是两个小时即到,平均每分钟至少飞行20公里,差不多每秒300 米左右,这是接近音速的飞行速度,在这种音速飞行下黄延秋游历了大半个中国。   
  在三次失踪中,前两次都能找到人证物证,证明黄延秋确实以现代常识与科学所不能理解的方式和速度在所述时间出现在所述地点,黄延秋本人坚称他是被两个人背着飞行。第三次失踪所到地方及时间黄延秋举不出有力证据,他记忆中的在北京长安大剧院看了一出戏又被记者调查所否证。按上述事实资料,如果真正是抱持科学求真的态度,应该肯定前两次事实的存在,对第三次存疑,将重点放在探询黄延秋为什么能够以超出现代常识及科学理解的速度从家乡位移到千里外的南京、上海。但是,以《走近科学》自我标榜的央视节目却不循真正的科学探索道路而行。它仅仅依据“长安大剧院看戏”属虚这一事实,就断定黄延秋第三次失踪经历为虚构,断言黄延秋将梦幻当成了现实;对于人证物证俱全、无可否认的前两次失踪,央视节目在承认事实存在后将原因归结为梦游,回避了对“当事人何以能以超乎现代常识及科学理解的速度从家乡位移到千里外的南京、上海”这一问题关键的解释。  
  央视节目上述结论的导出,完全是立足于“黄延秋的三次失踪经历不合常理、现代科学不能解释,而凡是不合常理、现代科学不能解释的,就是虚假的、不存在的”这样一种思维定式。这种思维定式的特点是:将现有科学结论置于科学的研究对象即客观事实之上,不是以事实来检验科学结论的正误,而是凭现有科学结论来断定事实之真伪有无。科学精神的实质是尊重事实、勇于探索未知,以央视这种思维定式来弘扬科学,其结果只会使人们离真正的科学越来越远,距将科学视同于宗教的伪科学越来越近。当现有结论成为不可逾越的禁忌时,科学就被阉割,丧失了探索未知的动力与能力。  
  正是因为事先已认定黄延秋的三次失踪经历“不可能”,央视节目才轻率地将其归结为梦游与梦臆,不管这种解释是如何的漏洞百出;对于坚信自己经历的黄延秋,央视节目只愿意从颠痫与精神偏执这两种角度来解释,由于医院检查排除了颠痫的可能,于是断言他精神偏执--这倒是抹杀一切不利于现有科学结论的事实的万能武器;仅仅调查了十几天,由于没找到黄延秋口中的飞行奇人高登民、高延津,就断言这两个人子虚乌有。按照央视的这套逻辑与实证程序,任何现代科学所不能解释的事实都可以被轻易证伪,这意味着现代科学的结论已永远无须再作任何修正,科学只需要在已有结论的方向上继续前行就可以了。   
  事实当然并非如此,科学史上几乎每一次重大进步都意味着对原有结论的部分否定或修正,而不仅仅只是丰富、补充。黄延秋背负飞行事件至少其前两次是无法否认的,由于前两次就具有现代科学所不能理解的特性,其背后必然隐藏着现代人类现有知识所不足以涵盖的原因。科学的使命正是要探寻这一原因,从而获得使科学前行的动力与突破口,怎么还反过来禁锢这种探寻、仅凭现有科学结论就对事实进行削足适履的处理?  
  作为承载着“喉舌”功能的央视节目,作出上述解释并不出人意料,因为他们自己也未必相信自己所说的解释。可笑的是象方舟子这样的受访嘉宾,他竟然搜肠刮肚找出一个 “电磁刺激会使人产生飞翔感”的滑稽解释,难道他真的相信他这一解释可以运用于黄延秋背负飞行事件?  
  关于科学,马克思有段话说得好:如果凡是我们理解的、能够纳入规律的东西,就是重要的、值得认真研究的;凡是我们不理解的、不能纳入规律的东西,就是无足轻重的、可以不加理睬的,那么真正的科学就完结了,因为科学的使命正是要研究、面对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自称为马克思信徒的国度,却将马克思的教诲抛在一边,反其道而行,这并不奇怪。
当官方意识形态已经普遍失灵后,科学作为具有普遍公信力的知识体系,就具有了类似意识形态的整合功能。将科学作为宗教、当作意识形态使用,这凸显出官方意识形态的困境以及整合性思想文化资源的匮乏。当科学必须承载意识形态功能时,它本身必然被扭曲、被要求按照世俗政治的需要重新打扮。这种扭曲与禁锢对科学进步的伤害,将长期体现在科学工作者被窒息创新活力、全社会缺少创新动力之中。
      对自己不懂的领域胡乱下结论,好象才象精神病,不知者不怪,因为人有个逐渐的认识过程,社会发展的新发现从来都是遭到大众质疑和嘲笑的,但没有这样也就没有了突破、发展。一切新发明、新发现都是前人尚未认识到的。但那些不知还充知、自以为自己了解到的那点儿知识就足以涵盖、解释宇宙万物万事的,才是精神出了问题。他可怜的标准就是,一切超出他认识、想象到的范围的、科学还解释不了、认识不到的,都不存在、不可信,甚至事实摆在他面前都会死硬嘴,这种无药可救的颠狂者才是科学的绊脚石。这种不负责任不想深究的人,好象在坚持科学,其实不过是坚持他自己知道的那可怜的一点有限的知识而已,这种可怜虫实质是在僵化科学,因为科学应该是一直在突破在发展的,从来不会停滞,也不会因某人的认识不到而固步自封、停滞不前,是永远不断完善不断发展的。如果看到一件自己认识不到的就赶紧否认打压,科学还发展个啥!

       用现有科学知识解释不了一个客观事实的时候,就恼羞成怒地反口否认客观事实大存在,并且编造一系列否认客观事实的理由,这就是当今世界最大的伪科学。

      因为这种人仅仅是对科学一知半解的学生,不是象艾萨克.牛顿、尼古拉.特斯拉、埃尔伯特.爱因斯坦那样的科学大师级的先生,这些对科学一知半解的学生,甚至可能是曾经留洋的博士(博士的定义就是曾经在象牙塔里钻过2~3年牛角尖的学生),这正如同圣经《路加福音》第六章第四十节所阐述的名言:“学生高不过先生,凡学成了的,也不过跟先生(的观点)一样。”我们的世界渴望出现大师级的先生!而不是特别需要死扳大师教条的博士生。

1楼 发表日期:09-09-01 12:17:44
回复:从河北黄延秋UFO悬案事件看什么是伪科学( 转贴 )
匿名用户
《谁在背我飞行》,一开始那气愤渲染的那叫一个神秘啊。说30年前一农民前一天晚上10点还在河北交通闭塞的农村,第二天一早5、6点醒来发现自己在南京了,自己不知怎么回事,同样的情况又发生了第二次,只不过到一醒发现自己到上海了。家里还被那两人留了名“山东高登民、高延津”。第三次被两人背着飞行了好几个城市。大概就这么个过程吧,节目弄得又是调查又是取证的,人证物证到处找。太TM神秘了,弄得我那个夜不能睡,日不能饭的啊!那叫一个相思啊!结果最后来了几个鸟专家 ,硬说人家老实八交的农民是梦游去的南京,上海等地。看到这里,我当场晕了好一会,TM梦游做车难道不用买车票吗?难不成那年头全国人民都在梦游?不过想想倒也是,那时候可不是TM全国梦游吗?后来,鸟专家又说人农民患了颠痫一切全都是幻觉,什么核磁共振,CT 什么的追着人农民给人检查,拿人脑袋不当脑袋,结果检查结果没病,人家脑袋蛮正常。那鸟专家一看,又说了,那你就是得了偏执,这种病是检查不出来的!我当是就又晕了半天!NN个熊,TM 到底谁得了偏执?人家没病你偏说人家有病,没有检查结果,创造检查结果也要说人家有病,到底谁才像得了偏执地?   
  
2楼 发表日期:10-04-10 15:03:05
回复:从河北黄延秋UFO悬案事件看什么是伪科学( 转贴 )
张卫民zhwm0378
贡献28个词条
参加21个小组

肥乡飞人事件新调查报道


河北肥乡飞人事件当事人黄延秋、世界华人UFO目击调查部主任张靖平接受焦点网记者专访,再谈离奇飞行事件,回答公众疑问

——

  张靖平:飞人事件真实存在  梦游幻觉结论站不住脚

黄延秋:央视记者也认为事件是真实的,但他说节目还得那样做

焦点网记者 范溢娉 蔡国英李飞

这是一个科学进步的时代,昔日被封存的未解之谜、离奇悬案通过媒体开始进入大众视野;这是一个科学被误读的时代,试图用已知科学去解释所有未知似乎只是徒劳。

河北肥乡农民黄延秋绝没有想到,30多年前他被公安部门立案调查,30多年后又被广大公众“调查”。他被背着飞行的离奇经历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的热议持续不断,同时由于不同媒体的调查细节不同、结论各异,公众更添疑惑。网民们的议论、质疑、分析从没有间断过,好似在网络中演绎着一部悬疑推理片。

为解答公众疑问,事件当事人黄延秋、事件调查人张靖平近日接受焦点网记者采访,作出了明确回应:事件真实发生过,不认可梦游、幻觉之说。对专家作出的精神偏执说,黄延秋说自己“从心里不愿意承认”,之所以勉强承认是因为“不想再辩解”。

(一)事件回放

[神秘失踪]

时间要拉回到30多年前。1977年7月-10月,在河北省肥乡县发生了一桩离奇的神秘事件,该县北高乡北高村21岁的村民黄延秋,先后三次神秘失踪。第一次在77年7月末,黄延秋晚上八九点在家中睡觉,午夜1时左右,不知何故却出现在约一千公里外的南京市一个大商店门前,又被两神秘交警买票送上开往上海的火车。第二次是9月晚上9时余, 本来睡在院子里床上的黄延秋,半夜一觉醒来,却出现在约一千二百公里外的上海火车站广场,又是两个穿着军装的神秘人物先后指点他乘船过江、几次乘车换车,最后送他进入一个有他邻村乡亲亲戚在其中做高级军官的军营中。第三次在当年10月,仍是在夜晚,黄延秋刚出生产队长家门,就眩晕倒地,失去知觉。午夜醒来时,出现在兰州一旅馆中。两位自称是山东高登民、高延津的二十几岁的青年人,说他们是黄延秋三次失踪事件的安排者。在第三次,高登民、高延津用九天时间,不借助任何飞行器械,先后背负黄延秋飞到九个城市,兰州——北京——天津——哈尔滨——长春——沈阳——福州——南京——西安——兰州,总是在白天休息,夜晚飞行,在终点站兰州将黄延秋以未知的方式送回了河北肥乡县北高村的家中。黄延秋三次神秘失踪及他自述被两位神秘人物背负以高于当时列车 20-40倍速度飞往9个省城及直辖市的事件,轰动当地,当年底由肥乡县公安局、宣传部、武装部联合写了一个报告,上报邯郸地委。

 [探寻真相]

几十年来,黄延秋不停接受着各种研究和调查,我国相关领域的专家和UFO爱好者也从没停止对这一神秘事件的探问。

此事件的较早调查人是UFO研究者冀建民,说“较早”其实也不早,因为那时已是飞行事件发生10年以后了。冀建民收集了众多的证人证言,但由于受经济条件所限,没能展开更大范围的实地调查。

1998年张靖平开始介入此事件,自费做了许多调查,并采取测谎、催眠、模拟画像等技术手段试图揭开真相。2002年12月,张靖平将黄延秋请到北京,请北大医学部的心理系吴教授为他做了回溯催眠调查。在回溯催眠调查中,比较清晰地了解了黄延秋三次神奇经历的细节。从催眠结果来看,可以肯定在黄延秋的主观意识里确实经历了此事。2004年12月,张靖平又请来催眠医师蒋方田,再次为黄延秋做了回溯催眠调查,在催眠中,让他回想并记忆背他飞行的两个“飞人”的形象。然后又带他到唐山市公安局找模拟画像专家姚殿义警官,姚殿义根据黄延秋在催眠中清晰记忆的两个“飞人”的形象,模拟画出了两个飞人当年的画像。

之后,张靖平到山东数地寻访两飞人,希望能象在曹公事件里找到那个女孩一样出现奇迹,但至今没找到。

让黄延秋事件由民间传播转为大众传播的是中央电视台《走进科学》栏目。2005年8月,《走近科学》以“谁在背我飞行”为题播出了对这一事件的调查,仓促定论为:这是黄的幻觉或梦游。因疑点重重,这一结论并没被观众所接受,大多数观众感到被愚弄,几近引起“公愤”,他们认为,最具权威的中央电视台受制于人类科学的约束而没能抓住这个时机、没能有勇气去对这一事件做出最彻底的调查,只能胡乱地给出一个万分牵强的“科学”结论。

2008年12月,江苏卫视《人间》栏目又调查了这一事件,但因与央视在同一关键点上出现了背道而驰的说法,使观众更加疑惑重重:关于黄延秋所述两个飞人带他在北京长安大剧院看《逼上梁山》一事,央视节目说当时长安大剧院正在关闭维修中,江苏卫视节目说戏不但演了,还有人民日报为证。真相到底是什么?

[真假之辩]

媒体的传播让飞人事件冲出河北走向了全国,各种看法纷纷登场,各种观点激烈交锋。

中科院院士、物理学家何祚麻吐出了八个字:“胡说八道,荒唐之至。”生物化学博士方舟子则认定:“这是大脑受刺激后产生的幻觉。”

但公众似乎并不买账,认为很多旁证所证明的事实是无法解释的。比如说黄延秋撒谎,那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旁证愿意长期为他作证?说他在梦游,难道梦游坐车就不需要买票么?当时一天只挣几个工分的黄延秋哪儿来的那么多钱?

这些疑问在央视节目中没有得到一个合理解释,大多数人对主流科学界及央视的立场不以为然——

   “所有出镜的记者、主持和专家都在梦游,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了啥……”

“央视解密各种现象用的关键词:癔病、精神失常、幻觉、梦游、为炒作自己炮制的……”

“用可怜的科学知识妄图去解释所有的神秘现象,似乎是以篥测海,有些可笑。”

“央视的节目就像命题作文一样,甭管前面扯多远,到最后都要回归唯物论的主题。”

“一边让我们迷信自己的眼睛,一边告诉我们不要迷信……。”

(二)张靖平答疑

     10月28日下午,记者走进张靖平位于朝阳区的公寓。环顾四下,这个二居室颇为符合记者对大多数痴迷和专注于某项研究者的固有印象:简朴,零乱,书籍随处堆放。作为我国三大UFO悬案之一——河北肥乡飞人事件的主要调查者,张靖平更多时候隐于幕后,一手推动了这一悬案的调查进展和媒体的关注,使这一被主流科学界刻意排斥的话题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中。

张靖平在采访中首次对媒体表示,不认可央视对黄延秋做出的“梦游、幻觉”的结论,“黄延秋没有说谎”,“神秘飞行是真实存在的”。

“飞人事件确有其事”

“肥乡2008年再现飞人,是这一事件的又一重大证据”

焦点网:您始终认为飞人事件是真实存在的,您的证据是什么?

张靖平:一是证人证言。我们先后走访了很多人,黄延秋失踪后去寻找他的乡里乡亲、他们生产队的队长、到上海接他的人、他在上海落脚的吕庆堂一家、第一次黄失踪后去接他回来的乡亲,包括乡政府、当年将这一事件当案件调查的当地公安部门,等等,他们都证实了,确实有这么回事。

我们也做了大量的实地调查。比如黄延秋回忆说,第一次他失踪来到南京时,记得离火车站不远有一个“挺大的水泊”, 华北的农村没有特别大的水泊,所以他有这个印象,他也不知道那是玄武湖,后来看到旁边商店写有“南京”的字样,才知道是到了南京。我们就把他带到南京火车站附近,发现玄武湖就在南京火车站对面,现在南京火车站的对面就是玄武湖。我们带黄延秋到湖边看了看,他对当年在湖边走的情况还有些印象。当然,我们也去了当年收容黄延秋的上海蒙自路遣送站、邯郸档案馆等地,希望找到一些档案记录,查清他是哪天进的收容站,哪天被人接出,但时间久远,已无从查起。这个不是国家重要的政府资料、文件,当年的登记估计随手就撇了。


    我们还把黄延秋请到北京做了催眠调查,2002年12月,请北京医科大学的心理系吴教授做了第一次催眠,催眠比较成功,比较清晰地了解了黄延秋三次神奇经历的细节。后来在2004年,央视《走近科学》要做中国三大UFO案例的报道,为配合节目拍摄、调查,我们随央视去了肥乡,又走访了很多人,回到北京后,请蒋方田催眠师给黄延秋又做了一次催眠,通过这次催眠模拟画出了两个飞人的画像。这次调查在第二年通过央视《走近科学》播了出来,不论央视下的结论是什么,总之把两飞人当年的形象公布了出来,我们希望信息公布后能找到他们。之后我和冀建民、黄延秋一块到山东去找两个飞人的线索,当地公安部门也检索到了叫高登民、高延津的,但仅仅是同名。这是我们做的一部分工作,也就是说没什么下文。


    转机出现在2007年,07年12月份,我和北京的两个朋友(他们对这事也感兴趣),我们一块去了肥乡,看看有没有找到两个飞人的新线索,当时我们还写了呼吁书,呼吁飞人他们出来,在网上发了。结果就在第二年,飞人又现身了。

(为准确描述当时情形,记者特援引冀建民的调查报告如下:2008年2月17日(农历正月十一星期日)约7时-7时20分,河北肥乡县城东南角一公里外石化加油站附近,目击者张文祥(在元固乡政府工作)在公路上散步,无意中发现300多米的高空中有一个人(看的是侧面,像是二人重叠),穿黑灰色衣服,正逆风而行,由东南向西北方飞去,像汽车速度一样快,如电视剧《西游记》中的腾云驾雾一样,这怎么可能呢?为了慎重,张急忙招呼过往行人:“大家快看,天上那是什么?”正好县地税局干部高华民及兄弟高献民因晨练从西迎面走来,高华民急望空中说:“我看的是正面是两个人,好像面对面扶着,正向西北方向飞去,没有任何声响。”三里堤村村民王相的那天也在场,他说;“天上是两个人,估计身高约1.70米左右,面目因高度高看不太清楚,因高空有薄云,看脚下部分有点虚,但没有踩踏任何物体,应排除风筝、孔明灯等人为现象。”当时的目击者共有六七人之多。)

然后08年江苏卫视《人间》栏目找到我们说对这件事做进一步的报道,我们又来到现场,对那几个目击者做了调查、采访,说法一致。等于飞人事件又多了进一步的进展和证据。

 “两个飞人很可能是地球人、中国人、山东人”

焦点网:您认为背着黄飞行的是两个有特殊功能的飞人还是外星人?张靖平:咱们中国的历史早有凌空飞行的人的记载,这方面资料很多,历代不断。比较早的,例如春秋时期郑国的列子,据记载他向道家学习了九年,能够御风飞行。还有唐朝的邓隐峰禅师,冬到南海普陀山夏到五台山。传说安史之乱时,有一次两军正在混战,邓隐峰恰好在往五台山的途中遭遇了这一幕,他把禅杖向空中一扔人就飞起来了,两方士兵们惊呆了,放下兵器停止了交战。至今五台山北台还有邓隐峰禅师塔。国外也有资料记载喇嘛能飞行空中的。比较近的资料也有,有人曾在深夜目睹一位白发白须老者绕着武当山真武殿飞了三圈。关于飞人的记载还有很多。




                  (五台山北台邓隐峰禅师塔)



    为什么我说不可能是外星人?黄延秋跟这两个人第三次出去时生活了八九天,他们的生活习惯、吃喝拉撒跟咱们正常人一样,他们也告诉黄延秋说自己是山东人,说话还有山东口音。冀建民的观点是他们是外星人,我的观点是他们是地球人,根据调查情况、历史记载来分析,这两个人很可能就是地球人、中国人,而且是两个山东人。

 “说黄延秋梦游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

焦点网:您始终认为神秘飞行事件是真实存在的,那么对认为黄延秋是在梦游的结论您怎么看?

张靖平:不可能是黄延秋梦游,因为黄去上海要到邯郸坐火车,当时在邯郸没有直接到上海的火车,必须到郑州去转车,所以这里面有太多的波折,当时农村穷,不可能他没事儿自己溜达买车票去上海玩。而且这个过程中他接触了许多人,如果说黄在梦游,那么他的那些乡里乡亲、接他的人、接待黄的吕庆堂一家也在梦游吗?没有这样的梦游,没有经过这么长距离的梦游案例,动辄上千公里,中间还频繁换交通工具,没有这样的案例,说黄梦游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你去上海得买票吧得检票吧得转车吧?这中间居然没有人炒醒叫醒他?梦游时有人打扰他他就醒过来了。他去吕海生家,不可能说他梦游,旁边还有人看着他在梦游,这都说不过去。包括黄延秋叙述的很多事儿,都很真切,比如在第三次经历中,两个人带他飞往福州飞过上海上空时,黄延秋还问他们:“咱们还到吕海生家里去吗?”飞人说:“不去了。人家不欢迎咱们了,就不去了。”中间的过程大家都不知道,但他什么时候失踪,什么时候回来,他母亲、乡亲都能做证。

焦点网:关于两人带黄延秋在长安大剧院看《逼上梁山》一戏,央视说剧院那期间正在关闭维修中,江苏卫视则说不仅看了,还有次日的人民日报为证。为什么会出现这两个不同的说法?

张靖平:这也是央视下梦游结论的一个重要原因,你说你在那儿看了戏,但那儿戏院关门根本没演戏。其实,央视记者调查的剧院和黄所说的剧院是两个地方。

黄延秋做催眠时说,两个飞人带他到了天安门西面华表处,我问他穿过马路没,他说没有过马路,面对着天安门的方向往右走,走一段再往左走,拐个弯进一个剧场看了《逼上梁山》。冀建民在这之前没有到过北京,他听说往东走的话,在建国门西北角有个剧院叫长安大剧院,他就想当然以为是长安大剧院,结果央视去那儿调查,剧院说76年唐山大地震后一直在维修呢,这期间剧院是关门的。但当年的长安大剧院根本不在建国门西北角,而是在西单十字路口的东南角, 90年前后还在那儿,后来迁建到建国门那儿。根据黄延秋所说的方向,那个地方有个吉祥剧院,八十年代末这个剧院还在王府井老大街那儿,后来拆迁了。我去北京京剧院调查时,他们证实,确实在那一年,他们排演了打倒四人帮后的第一部传统戏——《逼上梁山》。后来冀建民查了图书馆的资料,77年10月12号曹禺给《逼上梁山》写了个剧评发表在人民日报上,而根据黄的叙述是,他就是在77年10月10号前后看了这个《逼上梁山》。

对一个从没到过北京的农民来说,他能说出在哪儿哪儿看了什么什么戏,那就成了天方夜谭了。央视下这个结论的原因是,你说你在那儿看了这个戏,但是那个时间这个剧院关闭,你说在那儿看戏,你不是说谎么?根据我们的调查,黄延秋没说谎,央视和黄其实说的是两个地方两个剧院,方向不一样。

焦点网:您怎么看待黄延秋没有通过测谎?

张靖平:因为这个事儿本身就比较神秘,连黄延秋自己都犯嘀咕这事儿是真是假,所以测试结果就有可能和他的心理不一致。他没通过,只是说测谎仪不认同他的这个叙述,不是说这个就是决定性的结论,也不能说他说的就是谎话。这事让许多人迷惑,对黄延秋本人来说,这事儿发生了还是没发生?他本身就有迷惑。所以就这个技术来说,不是那么钉是钉铆是铆地就能肯定某件事或否定某件事,它只是接近事实的一种技术调查手段,还不是一种司法证据。

一个重大事实不可能有两种结果,要么是真的要么是假的,不可能又是真的又是假的,催眠和测谎,这两种技术之间一定要有接近事实和远离事实的。我们不单单说要靠单一的技术手段,还要靠其他的证据,比如证人,物证没了,但证人证言有啊,有他的乡里乡亲,有吕海生一家,有那么多证言,这也是一种证据。所以判断一个事情的真伪,不能光看他的某一个方面缺乏证据站不住脚就给予全盘否定。


焦点网:据黄延秋叙述,他在北京看《逼上梁山》的第二天又在天津看了电影《苦菜花》,有网友问为什么不调查一下这两个时间能否对得上?

张靖平:冀建民当时调查时已经是87年了,证据缺乏,无从查起。当时不是说“这是个大事件,政府很重视,我们把时间捋一捋,记录查一查,看那个时间是否有天津的剧院演了《苦菜花》……”不是这么回事儿。冀建民接手调查时是十年以后了,他的经济条件也不允许他到处去实地调查,如果他八几年来北京调查吉祥剧院,那还有可能找到证据,他只能记录证人证言,经济条件所限,无法做更大范围的调查。如果当年权威部门调查的话会有个很好的结论。时间把一些证据磨灭了。

包括黄第二次又莫名到上海,吕庆堂所在部队怀疑他是破坏分子,就将电报发到肥乡,看黄是不是本分的农民,当天邮电局的职工就送了电报,但谁都没有把这事当回事儿,没有保留证据。这也不奇怪,即使现在发生的08年2月飞人出现,冀建民做了调查,画了草图,但同样没有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

“在第二次催眠中飞人与黄有了思维交流,可能是以这种方式告诉我们,这个事儿确实存在”

焦点网:听说在第二次催眠中两个飞人与黄有了思维交流?当时是个什么情况?

张靖平:当时是在催眠快结束的时候。黄延秋处于催眠状态时,催眠师不下唤醒的指令一般他是醒不来的。在我们正问事情的时候,黄的情绪突然就变了,他说:“你是谁?你是高登民,能不能给我们留下什么证据?”两只胳膊抬起来就好像要抱着飞人似的,他当时以为高登民就在催眠室里。随后黄延秋就醒过来了,说:“刚才高登民给我说了,催眠就不要做下去了,你回去吧,下去给张靖平详细地说一下就行了。”

当时房间里黑漆漆的,很静,外面的干扰基本上屏蔽起来了,有可能接黄延秋接收到高登民的信号与他有了思维沟通。高登民、高延津会飞,古代也有千里传音、思维沟通这类事的记载,他们有这种能力不奇怪。

他们不愿出来,或者是不到时候。2008年2月份他们又出现了,这事儿又有了下文了。

焦点网:您认为那次出现的两个飞人不排除是他们两个?

张靖平:不排除。1977年飞人在肥乡出现,当时是黄延秋一个人说见了飞人。2008年的时候飞人又在肥乡出现,这回是好几个人在说。江苏卫视《人间》栏目拍神秘飞人事件的时候,当事人的叙述都在里面。

焦点网:您认为这两个“飞人”为什么要打断对第三次飞行的催眠?

张靖平:他不是打断。因为第三次是在黄记忆清晰的情况下进行的,不是黄在睡觉中人家背着他飞,而是很清醒地住旅馆、吃饭、睡觉、背他飞、给他介绍名胜古迹。比如到福州给他介绍“对面就是台湾”,黄延秋问:“现在我们能不能到那边看看?”他们说:“不能。”

我们当时对他做了一整天的催眠,当事人很疲累,高登民可能借这个契机,告诉我们这个事儿确实存在,中间打断,今天到这就可以了,你在下边把情况给他们说说就可以了,回去吧。就是这样。

焦点网:飞人为什么不现身回答疑问,而只是看着你们的苦苦调查?

张靖平:为什么他不直接解答疑问?我2008年还在做调查,咱就不能猜测,只能说进一步努力找到这两个人。如果是中国人,总应该有父母有兄弟姐妹吧,总该有个窝(家)吧,窝在哪儿?根据我们的调查,我推断他们祖籍应该在山东高青县,或者跟高青有关系,跟山东有关系,应该是山东人。真的把这两个人找出来,这个事儿才有一个结论。


         (飞人高登民模拟画像)

焦点网:依您看,为什么飞人选择了黄延秋呢?

张靖平:肥乡是“飞翔”两字谐音,肥乡离山东又近,我们推测黄延秋与飞人在祖上是不是有某种远亲。这种事不好下结论,找到飞人再问为什么。

焦点网:在第三次飞行中,黄延秋与飞人相处九天之久,但似乎这九天中的交流信息很少?

张靖平:这里面没有太多事儿,人家也不跟他做太多交流。黄延秋问“你能不能把这个能力教给我,也不用你们背,我自己飞多好啊。”他们说:“那不是你能学的。”黄问为什么带他出来,回答说“带你走一走转一转”。包括他们到东北,这两个人随手取棉袄取衣服,黄延秋还心想着能不能保留下来,我穿着。但人家不让,一切能证明他们到过哪些地方的证物都不让黄延秋保留。黄延秋处于一个什么状态?想跑,又不敢跑,就是用两个飞人的话说,“白天睡觉,晚上飞行”,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我们猜测这可能是飞人做的实验,留下一定的证据,为什么要送黄延秋到收容所、部队,是要说明这事不是空穴来风。

“黄延秋不可能说谎,说谎对他没任何益处”

焦点网:您看网上的评论没?有网友认为,这个事件中至少有三人在合伙制造一个骗局,恰巧黄的身边有研究UFO的人,恰巧他失踪到上海上海就有同乡的亲戚。

张靖平:网上什么样的观点都有,砖头块是满天飞的。任何质疑都允许有,但是我要说的是,冀健民只是后来做的调查,是在这事发生十年以后了。当年肥乡县公安局是把这事当一个案件来立案侦查的,怀疑有人散播封建迷信,破坏生产,还报到了邯郸地委。后来冀建民把这个事当做UFO事件来调查,他作为最早的民间调查者,最早跟黄延秋接触,忠实地记录了黄延秋当时还很清晰的记忆。所以说不存在谁编一个骗局的问题。

再说黄延秋,他当时已经订婚了,准备秋天办婚事,这事儿发生之后,姑娘压力挺大,认为黄延秋不是正经人,好逸恶劳,结果对象黄(退亲)了,还欠了200块钱债,当时能挣多少工分?估计一年才能挣一百多块钱,得挣多少工分,才能挣200块钱?对黄延秋来说没有所得只有失去,他不可能编造谎言,这个谎对他没有什么益处。

焦点网:前两次失踪是黄延秋被人接回,第三次是神秘送回的,为什么前两次不像第三次一样直接把他送回家,为什么做这样的安排?

张靖平:那就不知道了,也许前两次是保留一定证据和谜题,第三次给黄延秋解开了谜底,告诉他前两次遭遇的交警、军人都是我们扮的,是我们带着你,你才能找到军营、才能进军营。黄延秋自己压根就找不到军营,不说那个时候,就是现在也不容易找到那地儿,路挺远的。

“中国有一顶伪科学的帽子,准备随时扣人,有一根伪科学的棍子准备随时敲打人。”

焦点网:据您的了解,主流科学界对此事件持什么态度?

张靖平:这也就是在UFO圈里研究的事儿,它很少能摆在主流科学界的台面来探讨这个玄奇的话题。这事太悬,而证据又太少,除非真有飞人给大家飞一下,然后让大家知道,科学家再研究研究。主流科学界对UFO也不探索,越玄奇的越怕“沾”。不可能指着主流科学界对它进行研究。

焦点网:科学界为什么怕沾、不沾?

张靖平:即使在外国很多主流科学家也不愿沾关于UFO的事儿,别人会指责他的学风。在中国就又多了一条罪状,说是搞伪科学。不存在主流科学界对UFO进行研究,对飞人有研究,他们不研究这个,主要是怕影响个人声誉,影响科研声誉。中国有一顶伪科学的帽子,准备随时扣人,有一根伪科学的棍子,准备随时敲打人。而那些大肆张罗反伪科学的人,又有几个是真正搞科学研究的,不过是拉大旗充虎皮的懒汉懦夫罢了。说他们是懒汉,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开动脑筋思考、研究那些可能促进科学进步、科学突破的未知的神秘现象;说他们是懦夫,是因为他们惧怕未知,惧怕困难,不敢思考、研究未知事物,对未知事物抱一种顾头不顾屁股的畏惧态度。在中国,这类货色,绝对是科学发展、科学进步、科学突破应该清理的障碍。任由这类货色在中国大肆张扬,到处兜售他们的歪理邪说,中国的科学进步是绝无希望的。当然了,这类货色是根本不希望看到中国的科学进步的,否则,他们到哪里去兜售他们的一成不变的不知更新的垃圾认识呢。

焦点网:支持您的是哪类人,反对您的又是哪一类人,您有了解过吗?

张靖平:我只做调查研究工作,不关心谁支持我谁反对我。我做的是自己感兴趣的、觉得有意义的调查研究工作,不需要考虑别人的观点。

 

(三)黄延秋回应

“央视记者说,他也承认事件确实存在,但节目还得那样做”

    黄延秋目前在河北肥乡过着平静的生活,两个儿子都已成家,他平时做些农活儿。记者11月3日电话采访他时,他刚忙完秋收。

焦点网:虽然电视节目播出好几年了,但大家都还在关心您这件事。您平时上网么,看大家对这件事的议论吗?

黄延秋:我不会上网,不看那些。

焦点网:您认可央视作出的“梦游、幻觉”的结论吗?

黄延秋:北京的这个电视(指中央电视台)报道出来的和我说的不一样,他那个经过没有搞清楚。我觉得那个事儿是真实的。

焦点网:您说他没有搞清楚,是因为他仅仅凭着“在户籍里没找到高登民、高延冿”,还有“长安大剧院当时正在关闭”这两点就推翻了其他所有的证据吗?

黄延秋:是的。

焦点网:其实您说的大剧院和节目中说的是两个地方的剧院?

黄延秋:是的。

焦点网:您认为他们说的不对,那您为什么在节目中还认可那个结论?

黄延秋:因为我自己也说不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我从没承认过是梦游。说我是偏执我从心里也是不愿意承认的。

焦点网:自从那三次失踪后,您有没有发生过梦游?

黄延秋:没有没有。

焦点网:我看您在央视节目、江苏节目里好像并不关心他们下什么结论,有一种“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的感觉,是这样吗?

黄延秋:因为这个事儿没法往下说了,我觉得是真实发生过的,但又确实缺少证据,说多了好像我为自己辩解似的。

焦点网:还有哪些调查过这事儿的人认为您这事儿确实发生过?除了张靖平、冀建民。

黄延秋:央视电视节目播出后,那个参与调查的记者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也认为那个事儿是真实的,是确实发生过的,但节目还得那样做。

相关链接:央视《谁在背我飞行》

江苏卫视《神秘飞行之谜》

四川电视台宁远时间之《接触对话外星人》

北京电视台《飞碟外星人系列调查片》

3楼 发表日期:11-03-31 07:33:49
回复:从河北黄延秋UFO悬案事件看什么是伪科学( 转贴 )
张卫民zhwm0378
贡献28个词条
参加21个小组


肥乡飞人事件新调查报道肥乡飞人事件新调查报道



张靖平张靖平



肥乡飞人事件新调查报道肥乡飞人事件新调查报道



肥乡飞人事件新调查报道肥乡飞人事件新调查报道



五台山北台邓隐峰禅师塔五台山北台邓隐峰禅师塔



五台山北台邓隐峰禅师塔五台山北台邓隐峰禅师塔



肥乡飞人事件新调查报道肥乡飞人事件新调查报道



肥乡飞人事件新调查报道肥乡飞人事件新调查报道



肥乡飞人高登民肥乡飞人高登民

4楼 发表日期:11-03-31 07:44:45
回复:从河北黄延秋UFO悬案事件看什么是伪科学( 转贴 )
张卫民zhwm0378
贡献28个词条
参加21个小组
5楼 发表日期:11-03-31 07:46:55
回复:河北黄延秋飞人悬案最新进展
张卫民zhwm0378
贡献28个词条
参加21个小组

中国UFO悬案调查:谁在背我飞行(中) 


主持人:28年前,也就是1977年,在河北省肥乡县发生了一起神秘的失踪案件,失踪者是肥乡县的一位村民,名叫黄延秋,一天夜晚他突然在睡梦中失踪,一夜之间他先后神秘地出现在了繁华的都市——南京和上海,他为什么去那里,又是如何去的,他自己也说不清,有调查者认为,他是被外星人劫持了。然而一波未平另一波又起,半个月之后黄延秋再次失踪,同样是在一夜之间,这次他又是如何去的?这始终都是一个无法回避的巨大疑问。今年已49岁的黄延秋自己也一直在苦苦寻找这个答案。他认为是有人在背着他飞行。谁能背着一个人飞行数千里,地球人谁又有能力会飞呢? 

  这是中国三大UFO悬案之一:一位农民被两个不明飞行人携带,一夜之间飞行数千公里,是外星人劫持还是人类会飞?28年的疑问扑满了河北大地,谁在背我飞行? 

  黄延秋神秘失踪的事情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人们在各种揣测中不觉渡过了半个多月,这段时间以来未发生别的异常, 惶惑的小村庄逐渐平静下来。 

  1977年9月初的一天晚上,村委会召开“大搞生产”群众动员会, 黄延秋开完会之后,大约晚上十点多钟回的家,劳累了一天的黄延秋倒头就睡着了,然而一觉醒来,他发现自己又身在异乡。 

  黄延秋:睡一觉醒来以后又到上海了,又到了上次去的那个车站广场。知道了以后就是后半夜,究竟走了多长时间?什么时间走的,几点钟朝那儿走的,这个都不知道。 

  记者:那时候有火车吗?后半夜大概是几点钟?应该是凌晨四五点钟 

  黄延秋:知道了以后就是两点钟左右吧。知道了以后,我冻醒了,什么也没盖,所以我是冻醒了,要不冻一觉就到明。 

  记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睡在火车站吗? 

  黄延秋:是睡在火车站广场。 

  黄延秋又一次从家里失踪,刚刚平静的村庄再次被震惊了。 

  黄延秋:村里议论 当时农村这个封建思想,有人说鬼抓走了,小鬼缠身,我不认为是鬼拉走了。从来不认为是这个。 

  黄延秋认为是有人在背着他飞行,而且这次和第一次不同的是,他是在睡梦中直接到的上海。最让人奇怪的是,在黄延秋房间的墙壁上,居然写着两个人的名字,这两个人是谁?这字又是谁写的呢?难道真有两个神秘会飞的人趁黄延秋睡着的时候把他背起来急驰到了上海?如果是,为什么每次都是在夜晚飞行?人类谁有这个能力能背着人飞行呢? 

  游走于上海街头的黄延秋不知该往哪里去,这时他忽然想起了上次接他去部队的老乡吕海生来,虽仅一面之交,但毕竟是这茫茫大城市中惟一的熟人了。于是他准备寻着上次的记忆找到部队去,但是从上海老火车站到部队军营,两地相隔很远,火车站在市区,吕海生居住的地方在郊区,位置十分偏远。中间要转乘几次公共汽车,还要乘轮渡过黄浦江。黄延秋只是在半个月之前从上海遣送站坐部队吉普车去过一次,当时他坐在小汽车上,不大可能知道公交路线,而且那地方叫什么他都不知道,问路也没法问,他如何能去那呢? 

  正在这时,在他身边又出现了那两个人——第一次到南京时把他送往上海的两个民警。 

  记者:那两个人是那两个民警吗? 

  黄延秋:这会儿知道是那两个民警,当时不知道。 

  记者:总是有两个人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就出现了? 

  黄延秋:对。来部队都是他给我买的票。 

  这两个神秘的民警究竟是谁?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帮他?黄延秋怎么也想不通。三人来到部队军营,看到战士持枪站岗、戒备森严,两人带着黄延秋不假思索,径直朝部队宿舍区走去,如入无人之境,岗哨毫无反应。这是1987年冀建民对这一细节的描述。然而吕海生对记者的讲述却是另外一回事。 

  吕海生:一般部队进门,门岗要问的,找谁对吧 或者怎么样 好像我印象当中是打了电话进来的,因为我们家里有电话的。 

  记者:有没有接到这样的电话? 

  吕海生:接到了电话,说大门外有人找你们,然后我还没出去呢,他们就到了。 

  就在吕海生给黄延秋开门的一刹那,他的确看到了一个军人站在黄延秋的身后。难道他真是有“高人”相助? 

  吕海生:当兵站在他后面,他站在前面,我现在想想确实蛮蹊跷的,因为那个当兵的他的衣着,我现在仔细想想,回忆的话,衣服不是很奇特,也是这种军装,但是他的军装是相当不合体,特别他的帽子感觉到很大,一般的人家帽子和鞋子最重要的,那帽子肯定要比较合适,三号是三号,二号是二号,部队叫号数是吧,他的帽子我感觉到很大,不像是他的,这衣服好像是他借来的,不像是他的衣服。 

  进了门之后,黄延秋的表现更让吕海生难以琢磨。 

  吕海生:几个印象比较深,一个那天天气不是很好,正好刮台风。第二个,他说饭没吃过,我给他卷子面,一斤的卷子面给他下了一锅啊,他全部吃完,吃完以后就睡觉。就没醒过,好像是一夜没睡一样的,给我那种感觉,叫也叫不醒,所以一直感觉到很奇怪。 

  不仅如此,黄延秋是如何到部队来的,这点也让吕海生深感意外。 

  吕海生:他来我很惊讶的? 

  记者:你为什么感到惊讶呢? 

  吕海生:因为在我的想象当中,他不认识这个地方。 

  记者:住的那个地方叫什么呀? 

  吕海生:当时叫杜家祠堂,杜月笙他家的祠堂,部队整个都住在杜月笙这个祠堂里边,叫杜家祠堂。因为以前的信息交通都不是很方便,再说从邯郸到上海来 要转车的,而且到了上海火车站,再到我们家居住的营房的地方,要转65路,上海以前有65路,现在还在的,从火车站坐65路坐到外滩,外滩乘摆渡船过来,乘81路,81路乘到高桥,高桥再乘一个农村的线叫高高县,一般像他这样的人,农村里人出来的,就是一般的城市里有时候到我们家里来的话都很不方便的,都要找很长时间,所以他来我感觉到很奇怪。 

  难道黄延秋真有外星人暗中相助?著名天文学家卡尔·萨根曾说,宇宙比任何人所能想像的都大得多,如果只有我们,那不是太浪费空间了吗? 

  1978年11月13日,人民日报登载了一篇《UFO——一个不解的世界之谜》的文章,之后关于UFO事件的报道便开始层出不穷。有意思的是,这些UFO事件却大都发生在偏远的农村或山区。难道这些高度发达的地外文明人只对这些贫穷落后的地方感兴趣?还是这些地区很容易产生一些荒诞不经的传说呢? 

  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副研究员 徐好民:他来了他不找联合国,他不找美国,他不找中国政府,他找你,对不对? 

  中国科协信息中心原主任 葛霆:如果地外文明确实到过地球,作为文明之间的交流必须碰撞,否则没办法了解。两个文明之间 要了解另外一个文明,必须要不碰撞,不碰撞怎么去了解,偷偷摸摸怎么去了解? 

  原中国UFO研究会理事长 孙式立:不但在中国,在国外也是这样,就是很多事件都是发生在比较偏远的地区,而事件的主人公一般是很普通的农民,有一种说法就是可能存在外星人,他选择了一些知识水平比较低下的人,他可以更客观的反映出一些问题。 

  如果地球之外真有高等智慧生命,那么他们要来到地球,必须解决一个巨大的时空问题——距离。 

  主持人:离太阳系最近的一颗恒星是半人马座的比邻星,它离地球的距离是4。3光年。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它意味着光以每秒30万公里的速度从那里出发,要经过4。3年才能到达地球,如果把它换算成公里数,这个距离大约是40万亿公里。相当于阿波罗号宇宙飞船往返月球5000万次,如果以阿波罗号宇宙飞船的速度飞向比邻星,至少需要10万年才能抵达。那么如果地球之外真有高等智慧生命,他们能来到地球吗? 

  中国科学院天文学者 南仁东:宇宙中间传播最快的东西就是光,你不能超过它。所以,恒星之间巨大的距离和光速极限法则 基本就限制了这个星际旅行。所以说,我们出不去,地外文明的工程师也进不来。这就是说从物理学、天文学和我们目前技术发展水平想象,它是不可能的。 

  即便是地外文明高于人类,他们能够来到地球,那么他们来到地球做什么?难道他们突破我们人类无法想象的时空距离来到地球之后,就是为了背着黄延秋到处去旅游观光?为什么黄延秋去的地方不是山野农村却都是繁华的都市呢? 

  记者:喜欢上海吗? 

  黄延秋:喜欢上海。 

  记者:上海在你心目中的印象是怎样的? 

  黄延秋:上海在我脑海中印象挺深的,没来过都听人家说上海是大上海,对上海的印象挺深。 

  记者:那是什么时候别人跟你说上海的? 

  黄延秋:初中时候。 

  记者:也就是在你没有发生这件事情之前就听别人说过上海,是个很好的城市。 

  黄延秋:对。 

  记者:发生这件事情之前你的最大愿望是什么,是想到上海来吗? 

  黄延秋:没想过,来城市这个没想过,因为文化不行,只能搞劳动种地,来上海没这个想法。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脑高级功能研究室博士后 李春波:他有种潜意识,通过一个表达方式表达出来,他自己没有感觉到,所谓的潜意识是你自己没有意识到你的这种精神的或者说思维的活动。 

  黄延秋在吕海生家吃饱睡足之后,第二天下午吕海生再次把他送上了回家的列车,这次吕海生留了个心眼,直到看着列车开动才离开,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吕海生:我怕他我把他前脚送上车,我走了他从车上跳下来,跟着我再回来,所以我是看着他我是回过头去看着他,一直盯着他看着他,印象当中就是怕他不想在农村想到城里来。 

  黄延秋失踪之后又回来了,村里人对他的奇异举动充满了各种疑问,其实在黄延秋心里何尝又不是问题连连,但他能向谁说,又怎能说得清呢?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黄延秋,面对自己的经历,面对村民的问题,他无从说起,然而也正是这些问题给了UFO研究会成员冀建民很好的素材。并且令当时的一位县领导也深信不疑。 

  记者:怎么能知道他写的材料就是真实的呢? 

  时任肥乡县宣传部副部长 逯尚林:一开始的时候我有点不相信,冀建民他有很多当事人的证明,并且盖了手印。 

  记者:您刚才说到的那些证据到底指的是什么? 

  逯尚林:村里干部和他的亲属到上海接他的时候这些人的证据,还有邻村接到电报的时间那个证据和上海一个部队的领导干部接他的证据,以及黄延秋的叙述并且还有公安部门的证据。 

  这一切证据的拥有者冀建民都没有保存这些证据。而且,关于那份唯一能证明黄延秋第一次失踪是在一夜之间抵达南京的电报,冀建民也从未见过。 

  冀建民:我的那些证据恰恰都丢失了,没有再保存,我一直保存了大约有5年的时间,官方没有来人,我就没有再保存,好在这些人证都还在,对我们调查还比较有利。 

  记者:这里面有一份非常重要的材料,就是那封电报,你看到过吗? 

  冀建民:没有,这个电报我当时都没有看到过。 

  记者:你当时也没有看到那封电报? 

  冀建民:我当时都没找到。 

  记者:那你怎么认为黄延秋失踪的时间和发电报的时间怎么认可它就是那个时间就是那个日子呢? 

  冀建民:当时我委托上海UFO研究会,去收容站查证这个事情,他们回忆起来有这么回事。 

  原中国UFO常务理事林起是冀建民委托在上海查证电报日期的调查者,但他也表示并没有看到那封电报。 

  林起:当年我去调查的时候没看到电报,我只是听他们那个宣传部长说的来过电报。 

  因此说,那封电报的时间是1977年7月28日应该是冀建民个人的推理。由于没有证明材料,记者只好根据冀建民提供的情况,寻找当事人见证这件事情的真伪。时任肥乡县公安局局长的史任杰曾经手过这件事。 

  时任肥乡县公安局局长 史任杰:上海公安局打来电话我知道。 

  记者:打电话来干什么呢? 

  史任杰:领人,领这个姓黄的。 

  记者:要把黄延秋领回来? 

  史任杰:对,从公安局开的信领回来。 

  记者:作为政府部门是怎样认定这件事情的呢? 

  史任杰:群众有所反映,但对社会没有危害,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是,最令人不可理解的是,第二次黄延秋失踪之后,在他房间的墙壁上居然留有一行字:山东高登民 高延津 ,这是什么意思?这两个人是谁?这字又是谁刻下的呢? 

  记者:您到黄延秋的家里看到过什么吗? 

  吕秀香:没有,就光看到那个。 

  记者:看到什么呀? 

  吕秀香:就看到山东高延津、高登民。 

  记者:看到那几个字了是吧? 

  吕秀香:嗯,就光看到那个。 

  记者:当时字是写在墙上的是吗? 

  吕秀香:墙上,土墙上两行。 

  记者:您认识字是吧? 

  吕秀香:认得。 

  为了证明吕秀香确实看到过那几个字,记者现场让她凭借记忆写了出来。 

  这至少说明吕秀香确实看到了这几个字,那这几个字又是谁写的?这两个人又是谁呢?字是写在黄延秋房间的墙壁上的,晚上就他一个人睡觉,会不会就是黄延秋本人所写呢? 

  记者:高登民和高延津是什么样的人? 

  冀建民:我认为他们是到地球上来的外星人,他们可能到地球起了一个地球名。 

  记者:在你看来他不是地球人? 

  冀建民:他不是地球人,证据是什么呢,在飞碟探索杂志上有一期,上面刊登了什么呢,说有一种外星人和我们地球人的长相是一样的,他们就说这种是外星人,矮个子大脑袋是外星人,像这种也是外星人,所以有一种外星人和我们地球人差不多,这是证据之一。 

  记者:那你认为高登民高延津就是类似于这个的外星人是吧? 

  冀建民:是的。 

  记者:而且他还会写汉字? 

  冀建民:会的。 

  记者:会说中国话? 

  冀建民:会的。 

  记者:你还听得懂? 

  冀建民:啊! 

  然而,1993年黄延秋事件的另一位调查者,原中国UFO研究会成员张靖平却认为高登民高延津这两个人不是外星人,而是两个有飞行能力的人类,并认为能够找到他们。 

  原中国UFO研究会调查者 张靖平:他们极可能是地球人,是中国人,而且很可能是山东人。 

  记者;他为什么还把他们的姓名和省份都把它写在墙上? 

  张靖平:我认为他们并不是希望人们根本不了解他们,他们是提供一些线索,让我们这些研究者去寻找他,我感觉他们自称的名字高登民高延津和他们的年龄极可能是真实的,这是寻找到这两位飞人的重要的线索。 

  由于土墙屋早已被推倒建成了现在的房屋,所以无法从字迹上鉴定是不是黄延秋本人所写。但是在冀建民和张靖平的眼里,高登民和高延津这两个人物是有特殊来历的,墙上的字肯定不是黄延秋所为。 

  为此张靖平特地请专家给黄延秋做了一次催眠,希望能通过催眠追忆出更多的内容,然后根据他描述的来画出那两位神秘人物的肖像。 

  主持人:一边是执著的调查者,一边是迷惑的当事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找到这两位“高人”。张靖平请专家画像的目的是为了拿这两张像去山东寻找这两位神秘的能飞行的人,这两张像画出来是什么样子?他们是人类形象还是外星人模样?这两个人身在何方,张靖平和黄延秋能找到这两位高人吗?

6楼 发表日期:11-04-05 21:12:24
回复:河北黄延秋飞人悬案最新进展
张卫民zhwm0378
贡献28个词条
参加21个小组

中国UFO悬案调查:谁在背我飞行(上)

 

外星人是否到过地球?幅员辽阔的神州大地和领空上有没有外星人的踪迹? 

  1977年,一条爆炸性的新闻震撼了河北省肥乡县,该县北高村青年农民黄延秋连续三次神秘地失踪,且不乘任何人间交通工具,由两个不明飞行人携带,一夜之间腾空飞越到一千多公里以外的南京、上海,第三次失踪居然跨越了19个省市,飞遍了大半个中国。这究竟是真实故事还是一个现代神话?难道外星人真的来到了我们的身边?一个巨大的问号扑满了整个河北大地。谁在背我飞行? 

  主持人: 28年前,也就是1977年,在我国河北省肥乡县有一个农民,遭遇了三次被人背着飞行的离奇经历,不借助任何交通工具,累计飞行了大约1万多公里。说到这,你可能会说这完全是无稽之谈、荒诞之极,作为人类怎么会飞,而且还带着一个人飞?如果是人类,那又是谁在背他飞行?蹊跷的是他所到过的一些地方居然有人确实证明他曾经到过那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痴人说梦还是真有其事?是人类自欺欺人还是这位农民真的遇上了所谓的外星人?世上真有如此神奇的事情吗?最近我们栏目记者对这件离奇的被称为中国UFO三大悬案之一的飞人事件进行了调查。 

  黄延秋,河北省肥乡县北高村的村民,今年49岁,小学文化水平。发生这件事的时候他才21岁。那年他刚订婚,正在盖新房准备秋收季节完婚,可是就在那年的7月份,一件无法想像的怪事开始在他身上频频发生。 

  1977年7月27日,也就是农历6月12日的晚上,劳累了一天的黄延秋在吃完晚饭后就躺下睡觉了,然而这一躺下竟成了一切怪事发生的起点。 

  (字幕:河北省肥乡县北高村) 

  黄延秋:大约是在十点钟 十点以前。劳动一天了躺那儿就睡了,没睡一会就到南京了 我自己都不相信是在南京。还认为是在做梦呢。 

  外景主持:这间房子就是黄延秋当年居住过的房子,1977年的时候房子还是土墙,不是砖墙,但他居住的房间也就是在这个位置,据黄延秋本人讲,1977年6月12的晚上,他就是从这间房间里突然消失的。 

  记者:您是一个人去睡的觉是吗? 

  黄延秋:对。 

  记者:那个时候您结婚了吗? 

  黄延秋:才订了婚还没有结婚。 

  记者:睡觉之前有没有感觉不正常的地方? 

  黄延秋:感觉也没什么不正常之处,劳动一天了,躺下就睡了 一觉醒来知道以后就到南京了。 

  记者:怎么知道那就是南京的呢? 

  黄延秋:我看到南京什么饭店。 

  记者:您看到有南京饭店 有这么几个字? 

  黄延秋:对。 

  记者:还看到什么呢? 

  黄延秋:看到有一个大的露天的游泳池,里面水还挺多。咱不知道怎么走也不敢走。 

  记者:什么时间? 

  黄延秋:早晨,拂晓太阳出来了。 

  记者:也就是早上大约六七点? 

  黄延秋:对。 

  记者:就是头一天晚上大约10点钟您睡下了, 

  黄延秋:是。 

  记者:然后等于是第二天早上六七点钟就出现在了南京 

  黄延秋:是。 

  记者:是这个意思吗? 

  黄延秋:对。 

  主持人:按黄延秋的描述,他是从头一天晚上十点到第二天早上7点就到了南京,这中间相差仅仅只有9个小时,在这九个小时里,黄延秋便从河北他的家乡北高村一下子到了江苏的南京,现在看看地图,这里是河北省邯郸市的肥乡县,这里是南京市,邯郸和南京两地相距至少有1000公里,而且从黄延秋的家里到邯郸还有45公里的路程,在目前发达的交通时代,要实现可能不算难事,但是,那可是在交通不发达的二十世纪70年代,黄延秋怎么可能在9个小时内从河北一农村到达江苏的省会城市南京呢?就算是从邯郸坐火车,还要到河南郑州换乘另一辆火车才能到达南京,况且那时的火车时速最多也就每小时80公里,从两地的地理位置来看根本不可能实现,他又不可能坐飞机,因为那时根本就没有从邯郸到南京的飞机,于是黄延秋一夜之间出现在南京的事就成了大家众说纷纭的一个谜团。 

  既然坐火车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到达,那他凭借什么交通工具能够如此神速地到达南京呢?这点很是让人浮想联翩。 

  冀建民:我个人认为这是一起外星人到地球上的活动,这是一个观点 至于最后是个什么结果现在还不好给出肯定的结论。 

  冀建民,原中国UFO研究会会员,河北肥乡县UFO研究会会长,黄延秋事件的第一调查人。1987年他在调查完此事之后,写了一篇报道叫做外星人带他去遨游。 

  记者:你在调查这件事情之前认识黄延秋吗? 

  冀建民:不认识,我听到这个事情我就认为与UFO有关,所以我就在下面宣传部的支持之下,我就去了。 

  记者:你还没调查怎么就认为这件事情和UFO有关系呢? 

  冀建民:我从飞碟探索杂志上看到 在西方国家有这么一个类似的事件。在1977年4月份在法国南方一个城市发生了一次失踪案,一个外星人把农村的一个青年劫持走了,劫持到很远的地方。他们初步确定是一起UFO事件。 

  原中国UFO研究会理事长 孙式立:为什么会把这个事件也跟不明飞行物扯上关系呢?是因为在肥乡的附近,在事件的前后都出现过不明飞行物事件,就是看到过不明飞行物在肥乡地区活动。 

  在UFO学术界对这种无法解释的瞬间转移现象一般都称为是UFO事件。UFO就是未经查明来历的空中飞行物,一般是指来自其他星球的外来飞行器,国际上通称UFO,俗称飞碟,其外形多呈圆盘状、球状和雪茄状,在空中高速或缓慢移动。 

  在一般人眼里,飞碟和外星人只不过是好莱坞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编织的美丽幻想,但许多UFO爱好者坚信,类似影片《ET外星人》中外星人和人类亲密接触的场面在现实中也会上演。 

  冀建民:根据他的超常的能力,认为地球人没有这样的科技 找不到这样的科技,所以我们初步怀疑是外星人做的。 

  就在黄延秋在南京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身边突然出现了两个神秘人物。黄延秋一直认为就是他们在背着自己飞行。 

  黄延秋:两个民警走到我跟前,他就问我 你在做什么,我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出来了,自己想回去没法回去,他说这样吧,我给你买张车票,来上海吧 给了我车票送我到火车站,送我上车。 

  记者:通过走的路的距离,可以判定当时就是在火车站的附近是吗? 

  黄延秋:是,就在火车站附近,不远。 

  记者:那个民警穿的是什么样的衣服?怎么知道他们是民警呢? 

  黄延秋:穿的白衣服,肩膀上有肩章,知道是民警了。 

  这是不是正好说明这两个被黄延秋认为的神秘人物就是当年火车站值勤的铁路民警呢? 

  北京西客站公安段铁路民警 陆国鸿:1977年铁路公安和地方公安,大家都一样,都是穿的下边是蓝色的裤子,上边是白色的上衣,有两面红色的领章放在领子两边。旅客或群众遇到困难的时候,一是他向我们求助,二是我们主动提供任何帮助。 

  外景主持:据黄延秋当时的描述,他一觉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没有喷水的大池子旁边,这个大池子就应该是位于南京市中心的玄武湖,就在这个池子附近,他又遇见了两个神秘的类似民警的人物,并送给他一张火车票,把他送上了距离玄武湖只有2、300米远的南京火车站,送上了前往上海的列车。 

  记者:他为什么要把您送到上海去呢?您的家是在邯郸市啊? 

  黄延秋:他说上海有遣送站。 

  记者:南京没有吗? 

  黄延秋:南京没有遣送站 

  记者:这两个民警他为什么要给你买票呢? 

  黄延秋:没考虑那些,那会也小,你不应该奇怪,碰上一个指路的,在城市里咱谁也不认识,有人指个明路,咱能回,你叫走就走呗。 

  这两个神秘民警是谁,为什么要帮自己,这些都令黄延秋琢磨不透。此时在北高村,黄延秋神秘失踪的事早已成了村民们一桩无人不晓的奇闻。 

  黄延秋邻居 秦现堂:1977年6月份他突然不在家了,我去找过他好几天。 

  记者:您觉得这事奇怪吗? 

  黄的邻居:挺奇怪的。 

  记者:奇怪在什么地方? 

  黄的邻居:好好的,突然不见,找几天找不到,我觉得挺奇怪。 

  记者:他原来跟您一块玩的时候有没有说过想去上海? 

  黄的邻居:没有,我们关系还相当不错。 

  记者: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前,大家一直都在这个地方生活,应该说没有可能自己跑到上海去。 

  邻居:不可能,自己去不可能 那时你去那得几十块钱,家里困难,费用不起。 

  这件失踪案最奇怪的就是黄延秋怎么能在一夜之间到达南京呢?有什么能证明他是一夜之间到达的呢? 

  1977年7月28日,也就是黄延秋失踪后的第二天,一封奇怪的电报从上海发到了肥乡县。电报内容是黄延秋在上海,希望村里派人去认领。但是,电报的地址写的却是黄延秋附近的村庄辛寨村,难道辛寨村也有一个黄延秋?并且也同时失踪了?更令人诧异的是电报发出的日期居然是 1977年7月28日,这正是黄延秋失踪后的第二天,这也正是这起失踪案件不同寻常的地方。 

  冀建民:辛寨村收到电报的时间就在第二天上午大约九点钟左右,为什么电报这么快到了呢,就是要证明外星人飞行的神速。 

  记者:是谁发的这封电报,你们去查过吗? 

  冀建民:上海市公安局第九遣送站,它的位置在上海市蒙自路430号,电报在辛寨村放着,辛寨村查无此人,一直在那放着大约有7、8天,当时在辛寨村找不到这个人,就把它退回到肥乡县邮电局,退回到发报处,发报处工作人员正好是北高村人,他说黄延秋是我们村的,就改寄到北高村。 

  记者:怎么会把地址弄错的呢? 

  黄延秋:咱不知道。咱啥也不懂那个时候。 

  记者:这是谁发的这封电报呢? 

  黄延秋:是遣送站发的。 

  记者:他当时没有问您吗,您是来自哪里人,他会按照您的地址去发呀? 

  黄延秋:要按我说的这个他就发不错了,是背着我 给我买票的这两个人交代的。 

  主持人:据黄延秋描述,这两个民警在南京把他送上火车后,以另外一种快过火车的交通方式先于黄延秋到达上海,在火车站接上黄延秋之后接着又送到了当时的上海遣送站,并让遣送站的人给黄延秋的家乡发电报到上海领人。如果这两个神秘的民警真是他认为的什么外星人的话,那外星人为什么不直接把他送回家呢,这样来回折腾的时间凭借外星人的飞行本领不早就到家了?为什么还要这样麻烦地送上火车,又送到遣送站呢?因此,这封电报就成了这起失踪案重要的线索,然而这封电报现在却已无从查找,重要线索成了这起失踪案件的重大疑点。 

  记者:电报上的日期是什么时间? 

  黄延秋:我也不知道,回来了以后大队干部接的电报。 

  时任北高村村委会副主任的黄宗善曾接到过这封电报,但他也记不清是哪天发的。 

  时任北高村村委会副主任 黄宗善:上海拍来电报了,在上海收容所,找了几个人去把他接回来。 

  这封电报是怎么发出的,电报上的日期是不是黄延秋失踪后的第二天?黄延秋所说是否属实?这都让记者感到可疑,为了查个究竟,记者和黄延秋一起来到了上海,根据黄延秋提供的地址,在卢湾区记者找到了蒙自路430号上海第九遣送站,但这里早已变成了居民区。 

  记者:这个地方原来就一直…… 

  上海蒙自路居民:关人的,是遣送站,没有暂住证的抓起来就关在这里头。 

  记者:肯定是在蒙自路430号? 

  黄延秋:对,是在这儿。 

  记者:当时在这呆了有十多天? 

  黄延秋:十八、九天。 

  记者:遣送站接着就应该把您送回家呀,怎么住了那么长时间? 

  黄延秋:我们村大队干部接到电报以后 不知道是我不是我,不敢去领,又朝遣送站发了封电报,看是我不是,知道我手腕上有个记,就发了封电报 是我,这才去人把我领回来。 

  主持人:遣送站为什么要给黄延秋家里发电报呢?据记者了解,遣送站发电报叫人来领人一般是因为被遣送者不想回家或者是思维不清晰、说不清楚自己来自哪里才会发电报,因为那个年代发一封电报并不便宜。那这是不是说黄延秋不想回农村或者是当时头脑不太清醒呢?有意思的是,这封电报当时发到了北高村邻近的辛寨村,耽误了好些时日,所以才使得黄延秋在遣送站多呆了半个多月。不管事情多么蹊跷,领人的事还是要紧,村委会在接到已经耽误了好几天的电报后决定先把人领回来再说,黄延秋一回来,谜底自然就解开了。于是村里当即筹集了200多块钱派了三个人去上海接黄延秋。这三人中有一个已经去世,记者找到了另外两个去接黄延秋的老乡。 

  村民黄延明:上海收容所给这里来了电报,联系好了以后说在上海,叫我去趟上海去领他。 

  村民吕秀香:下午四点多上了那个老客车,然后坐火车到上海。 

  为什么村里派吕秀香去接黄延秋,是因为她有一个兄弟在上海某部队当领导,当年吕秀香和她的侄子吕海生一起去接的黄延秋。 

  28年过去了,原来的遣送站已变为现今的上海市救助站,无从查找有关收留黄延秋的材料。如何证明黄延秋确实到过上海呢? 

  2004年12月,记者找到了吕秀香在上海的侄子吕海生。当年是他一同去遣送站接的黄延秋。在见面之前,黄延秋特地备了份礼品以表达当年的接待之恩。这是他们28年之后的第一次见面。 

  黄延秋的老乡 吕海生:他们一共来了三个人,还有一个大概是他家里人,然后到我们家说这件事情,说他在上海,那么上海只有我们熟悉了,然后拿了一张电报,是上海遣送站发到他们家乡去的一封电报。 

  记者:你看到那份电报了吗? 

  吕海生:应当看到过,一张电报。按照我们现在说凭证吧,凭这张电报把他领出来的。然后就把他接出来,住到部队营房招待所,然后再送他们回去的。 

  1977年8月的一天,黄延秋终于回到了家中,但对于无端出走这一奇怪现象他自己根本无法解释。 

  黄延秋:火车也不坐,飞机也不坐,任何工具不坐,当时我也不相信,不相信也不中啊,你没法解释你做何解释。 

  主持人:可以肯定黄延秋确实到过南京和上海,但他是如何去的呢?黄延秋坚信有两个人在背他飞行,难道真有所谓装扮民警的神秘的外星人相助黄延秋?如果黄延秋是在撒谎,又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证明他的谎言呢?况且这件神秘的失踪案并没有给黄延秋带来什么好处,本来准备当年秋天结婚的黄延秋,就因为这事,女方认为他很怪异,结果婚事也告吹了,可以说黄延秋非常郁闷,失踪的事无法解释,正常的生活被打乱,然而苦恼的事情远没有结束,不久,黄延秋又一次从家中神秘失踪,这一次他又是怎样失踪的?他又去了哪里?是人类所为,还是真有所谓的外星人相助?请您明天继续收看走近科学系列节目《中国UFO悬案调查——谁在背我飞行》。 

7楼 发表日期:11-04-05 21:17:25
回复:河北黄延秋飞人悬案最新进展
张卫民zhwm0378
贡献28个词条
参加21个小组

中国UFO悬案调查:谁在背我飞行(下)  解说词

  主持人:28年前在河北省的肥乡县发生了一起震惊国内的离奇失踪案件——一个名叫黄延秋的农民竟然被两个能飞行的人劫持了。第一次被劫持到了南京,第二次又被劫持到了上海,第三次又被劫持到哪呢?各种有关此事的报道极尽渲染之色,以至成了中国著名的UFO事件之一。地球之外究竟有没有所谓的外星人,这件事情到底有多少可信度,最近在我们记者的深入调查下,这起在民间流传了28年的神秘UFO事件终将露出庐山真面目。  
 
  黄延秋神秘失踪两次后又隔了半个多月,大约在1977年9月20日这天傍晚,黄延秋记完工分刚准备回家,突然感到一阵头晕栽倒在地失去了知觉。 

  黄延秋:头蒙蒙的就不知道啥了。当时知道了以后就到了兰州。 

  记者:就是一觉醒来到了兰州了? 

  黄延秋:不是一觉醒来,那个觉都没睡,也不知道咋了。 

  1977年9月,黄延秋第三次神秘失踪了,而且这次出去的时间最长,去的地方最多。按黄延秋和冀建民的描述,黄延秋在9天之内被两个能飞行的人背着飞跃了19个省市,抵达了兰州、北京、天津、哈尔滨、长春、沈阳、福州、西安八个城市,累计飞行一万多公里,而且每到一个城市几乎都只花了一两个小时,按从沈阳到福州的距离计算,实际交通路程最少在两千公里以上,仍就是两个小时即到,平均每分钟至少飞行20公里,差不多每秒300米左右,这是接近音速的飞行速度。 

  在这种音速飞行下黄延秋游历了大半个中国,这究竟是一个现代神话还是一个美丽的梦想呢? 

  记者:在这之前你应该没有去过兰州吧? 

  黄延秋:没有。 

  记者:那你怎么知道是到兰州了呢? 

  黄延秋:我也不知道是在哪,他就告诉我 这个地方就是兰州,我们两个人背着你来的。 

  记者:这是他们自己跟你说的吗? 

  黄延秋:他们自己跟我讲,他说第一次你出去,第二次这都是我们,来部队找,领你到部队都是我们两个。 

  记者:前面发生的那两次 失踪的过程当中出现的那两个人,他也承认是他们俩。 

  黄延秋:对,承认是他们两个背着去的。在兰州待了一天,到第二天晚上又从兰州往北京走,跟兰州往北京走我都知道。 

  记者:你完全处于一种醒着的状态,他们把你背着走,你自己能感觉到? 

  黄延秋:对。 

  记者:说的话你怎么能听得懂呢? 

  黄延秋:很奇怪,和我们的口音 说话方式一模一样 所以我都听得懂。 

  记者:你有什么样的感觉那个时候,是有飞的感觉吗? 

  黄延秋:都有飞的感觉,都是在空中飞的。 

  记者:有风吗? 

  黄延秋:感觉不到风。 

  黄延秋认为自己这三次神秘的失踪都是由两个人背着飞行的,他们就是两位高人——高登民 高延津。2004年12月,张靖平根据黄延秋催眠状态下的描述,请刑侦专家画了两张像。 

  主持人:很显然从长像上看,他们就是我们人类,但是人类怎么会有飞行的本领呢?到底有没有这两个神秘飞人?黄延秋是不是把自己道听途说的一些稀奇事情编织了一个弥天大谎呢? 

  2004年12月,为了证实黄延秋所说的情况,记者和张靖平一起带着黄延秋来到北京市一家测慌中心,对黄延秋进行一次全面的测试。这也是他生平第一次接受这样的测试。测谎仪能测出真伪来吗? 

  黄延秋心理测试主测人 王军:这个事情离得比较长,那是1977年的事情,到现在的2004年应该是27年了,27年的时间能不能调动他当时的记忆是我们测试的一个关键,从目前的感觉来看,我们这个方案针对性还是比较强的,从目前的感觉来看,他在一些问题上还是有一定的心理压力,有一定的生理反映的 

  两个星期后,记者拿到了测试结果,从鉴定书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黄延秋没有通过测谎。但黄延秋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坚信有人背着他飞行过。为了解除黄延秋的疑惑,记者建议他到北京市安定医院进行精神病理检查。黄延秋非常配合,他想弄明白28年前他到底怎么了?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那两个背他飞行的人——高登民、高延津。 

  北京市安定医院精神卫生科副主任医师陈斌:他觉得人家带他飞,但是飞起来呢没有任何的感受,九天的时间飞得多达十几个城市,那么这种速度是相当快的,也是超出咱们正常人的这种生理的耐受性。但是他觉得很自然。所以有些东西我们觉得有悖于咱们的常识。在这种情况下,他还坚信自己,跟正常的思维逻辑就有偏差。 

  记者:但是他认为他自己没有说谎,他认为这个事实就是发生在他自己身上 

  陈斌:如果他要认为自己说的是谎言,他还坚持的话,那么他是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我们老百姓说的撒谎。或者是寻求额外的,其它的一些社会收益。但是对于老黄来讲,他没有这样的目的。他不想成心骗人,他也不想通过骗人的过程获得自己的名利,或者其它利益的一些收益,没有。因为在我们精神科,遇到的问题常常是这样,他所说的部分的是事实,部分的是有一些臆想的加工,比如说像您刚才提到的上海的问题,他很可能去过上海,也被其他人所看到人家也证实他到过上海,但是怎么去的这个过程,他描述的是外星人背着他飞去的,但是如果要是外星人背着他飞过去的,那么通过他的家乡到上海几千里地,在这个途中不可能没有人发现,不可能没有其它的机构发现,比如说就是一个什么不明的物体,要经过这么长时间距离的飞行的话,那么最简单的一个常识,咱们国家的军事机构应该能够发现,应该能够起码是发现那个时间有不明的飞行物体经过,应该有所记录,但是都没有。那么他怎样去的上海,我们不知道,但应该是通过常人的方法去的,那么他把这一段通过自己的臆想认为是外星人背着他飞过的。 

  世世代代都以种地为生的黄延秋,怎么会想到是外星人在背他飞行呢?高登民和高延津难道真是来到地球的外星人吗? 

  冀建民是黄延秋事件的第一调查人,对 UFO现象非常着迷,而且他有一项特殊的本领——用意念呼唤外星人。 

  冀建民:我说UFO 你们到地球上干什么来了呢?你们是来考察地球吗?从历史记载来看,从宋朝就已经出现了UFO这种情况,从明朝,从清朝,一直到现在出现UFO情况,我问你们对地球为什么还没有考察完呢?地球有什么考察的?我们地球七大洲、四大洋、一百多个国家,这是飞机 UFO来了是吗?UFO 你听见了吗? 

  记者:是这个声音吗? 

  黄延秋:就这个声音。是的。 

  记者:怎么想到他们是外星人? 

  黄延秋:通过UFO研究会提到有外星人,我脑袋才朝这儿想,究竟是外星人还是地球人,我还不清楚。外星人是个什么样子的我没见过,我见过的跟地球人基本上是一模一样吧。 

  从黄延秋内心来说,他一直认为是两个能飞行的人类所为,这也是他一直在寻找这两个人的动力所在,他认为应该找得到。每当说到去了哪些地方,他都如数家珍,并对第三次失踪的飞行经历恋恋不忘。 

  黄延秋:从兰州到北京。 

  这是黄延秋第三次失踪的飞行路线图,兰州、北京、天津、哈尔滨、长春、沈阳、福州、西安八个城市。 

  记者: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要背着你飞呢?他背谁不好,为什么要背你飞呢? 

  黄延秋:你们两个背着我你的目的是什么,你为什么叫我出来,为什么不背别人,问他的时候他不跟你说。我还跟他谈,你们两个人传授我一点能耐,我也能飞了,我也能飞,谁也不用背谁,那该多好,他说不行。 

  主持人:黄延秋是不是真的去过这些地方,记者无法考证,因为在这些地方他没有留下任何值得去求证的线索,但是在北京,黄延秋说他曾经和那两个背他飞行的人,也就是高延津、高登民一起在长安大戏院看过一场戏。 

  黄延秋:到了北京以后,晚上还瞧了一场《逼上梁山》的戏。 

  这是唯一能证实黄延秋第三次失踪、腾空飞跃大半个中国的证据。2005年6月记者在北京长安大戏院找到了一份珍贵的戏院史料。史料上清楚地记载,戏院由于受到唐山大地震的影响,于1976年停业改造,1979年重新开业。而黄延秋的三次失踪都发生在1977年,黄延秋怎么可能在长安大戏院停业期间看戏呢? 

  显然黄延秋所说的看戏一事并不成立,由此可以推导出黄延秋的第三次失踪很有可能就是他的南柯一梦。 

  记者:你觉得那个时候的你是真实的吗?真的是醒着的吗? 

  黄延秋:那个时候是真醒的。 

  记者:不是做梦? 

  黄延秋:不是,是真醒着的。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脑高级功能研究室博士后 李春波:这时候是否真的清醒还要打个问号,因为有时候他睡着了,但是好像跟做梦一样,这种感觉,他认为好像在梦里认为自己是清醒的,其实别人看的话,他已经睡着了。 

  为什么做的梦如此离奇?想周游全国可以乘飞机、坐火车,怎么会想到被人背着飞行呢?这种想法又是怎样产生的呢?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脑高级功能研究室博士后 李春波:脑部有些病变可以造成一些幻觉,比如癫痫一些情况,特殊的情况,也会出现类似的这种感觉。 

  旅美学者 生物化学博士 方舟子:在国外也有科学家、神经生物学家做过这方面的研究,发现如果用电磁、电磁场来刺激大脑的某个部位的话就能让人产生这种幻觉,这种飞起来的,悬浮在空中的这种幻觉。 

  近百年来,世界各地不断有人宣称自己被所谓的外星人劫持过,后经有关部门调查证实,所谓劫持的经历基本上不外乎两种情况:做噩梦和梦游。那么黄延秋是不是也有这种可能呢?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脑高级功能研究室博士后 李春波:前面他两次的话,这种是比较典型的,一旦睡着之后,醒来之后,到了另外一个地方,他中间不能回忆,回忆不起来,这个的话他属于可能,从临床表现来看,跟睡行症差不太多,睡行症。 

  记者:睡行症,在睡眠当中行走,也就是普通老百姓说的梦游症。 

  李春波:梦游症,对对对。 

  北京市安定医院精神卫生科副主任医师陈斌:原先见到一个病人,白天上班的过程中走失了,然后到外地的旅馆住了三天回来了,家人在北京市到处找,包括在公安系统去做寻人启事,到处找。最后呢?这个病人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哪去了,从他的兜里头看到有去外地的火车票、有回程的火车票,有旅馆的住宿费,这时候才知道,哦,他自己到外地去了。但是对这个事情病人不能够回忆。 

  主持人:睡行症俗称梦游症,属于睡眠障碍的一种。据统计发生率约占一般人口的1%~6%。经常在儿童和青少年身上发生,这个时间一般来讲可以从几个小时一直持续到几天。比较典型的这种梦游症是晚上睡得好好的,突然起床活动,转一圈之后又上床躺下。第二天一问,他说根本不知道有这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目前关于这种病因学的观点普遍认为,儿童和青少年的大脑皮层发育还不是很完善,当大脑处理信息的执行系统和发出指令的控制系统不相匹配的时候,就会出现梦游的症状,也就是说大脑的执行功能增强了,而控制功能减弱了,在这种情况下行为就会不受任何约束。据记者了解,成年人也有可能发生梦游,而且一旦出现,持续的时间会比青少年更长,有的甚至长达一两个星期。但是在医学上有一种叫做癫痫的病,也会出现类似梦游的症状,那黄延秋的梦游是不是一种癫痫类的梦游呢?专家建议最好对黄延秋的大脑进行一次彻底检查,那么黄延秋到底有没有癫痫病,他的大脑是不是有问题呢? 

  2004年12月,记者在北京宣武医院给黄延秋进行了一次彻底的脑部器官核磁共振检查。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放射科主任医师 李坤成:老黄呢,从脑的形态结构上是个正常人,用术语来讲,就是未见异常改变。 

  既然黄延秋的大脑非常健康,不属于癫痫类的梦游,那黄延秋如此执着地寻找这两个神秘飞人又如何解释呢? 

  北京市安定医院精神卫生科副主任医师陈斌:他不是癫痫,他又没有明确的脑外伤的病史,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这种说法我们只能考虑,他是一个偏执,起码到现在为止,他为这个事情。还在到处的奔波,希望科学家能帮他搞明白,包括我们说科学家要搞明白,也得要做一个实验。他也同意,哪怕拿自己的身体做一个实验也可以,他也希望能够搞清楚,在这种状态下的话,我们认为他的偏执程度已经不是很肤浅的偏执了,应该是一个中度的偏执。 

  记者:如果说,你在精神上有一些偏差的话,你能接受这样一个说法吗? 

  黄延秋:接受的了。 

  记者;能接受是吧。 

  黄延秋:能接受,这个可以接受。 

  主持人:那么这种偏执又是怎么产生的呢,医生说这种偏执是跟他个人的素质以及周围环境当中的诱发因素有关。也就是说在黄延秋生活的圈子当中肯定有人喜欢研究UFO或者是外星人这类的问题,并且时时给他以提示。那么这些人他们是非常的相信类似于像斯皮尔伯格电影当中,像《劫持》 《第三类接触》当中描写的情景一样,也坚信《ET》之类的外星人肯定来到过地球,而且还是频繁地光顾地球,并且很有可能他们当中一部分就生活在我们周围。其实呢说到这很多科学家并不否认在地球之外存在着一些地外文明,但是存在地外文明并不意味着那些生命那些高等智慧的生物就可以驾驶着飞行器穿越茫茫的宇宙到达地球。我们知道大自然它有的时候靠自己的一些神秘莫测的力量会给我们制造出很多的幻觉,比如大气的折射现象,比如地光,比如神秘的放电等等等等。这一系列现象我们都可以把它归之在为UFO系列当中。那么所谓的UFO并不绝对就是指飞碟。UFO指的是什么呢就是我们人类不能确定的飞行物。我们都可以把它叫不明飞行物飞碟只是其中的一种而已。因此说综上所述,那么黄延秋所说的三次离奇的失踪事件呢,应该说跟外星人没有什么关系。通过我们记者的调查这桩发生在28年前的神秘离奇失踪案总算有了说法,但黄延秋三次离奇失踪的过程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传说当中的高人高登民 高延津能否会找到呢?2005年5月调查者张靖平拿着那两张画像带着黄延秋一起踏上了寻访之路,结果找来找去半个月时间过去了,他们只找到了一个同名同姓的人,照片上这个穿白衣服的人他的名字叫高登民,但是我们看身高 相貌他都与黄延秋画出来的那个人不符,因此我们可以判断出这两个人恐怕就是子虚乌有 杜撰出来的。顺便说一下墙上那两个字山东高登民 高延津,这两个字很有可能其实就是他自己写的。专家告诉我们说梦游的人同样会写字,他写这两个字恐怕也是无意识的。1997年7月也就是黄延秋发生第一次神秘失踪的事件,那么我们现在知道从医学还有生物学角度分析,这次恐怕就是一次长距离长时间的梦游活动,那么第二次又一次发生了梦游,但是因为有了第一次梦游的经验,有了对那件事情的了解之后,他就坐上火车一下子就来到了他心中所向往的繁华大都市上海了。第三次所谓的九天失踪可能只是他在梦游状态下到自己村子附近溜达了溜达,他给我们描绘出来的其实应该是他大脑中所想象到的比较繁华的大都市。发生在28年前的三次神秘劫持事件只不过是黄延秋作为一个生活在农村的人,他对城市生活向往之后而产生出来的一种在梦游状态下,不太正常的活动而已。 

8楼 发表日期:11-04-05 21:21:30
回复:河北黄延秋飞人悬案最新进展
不要大地飞歌
中科院院士、物理学家何祚麻,生物化学博士方舟子。 问以上二位是否到医院做过检查癔病、精神失常、幻觉、梦游、为炒作自己炮制的……”  估计二位没有精神正常的医学证明,二位也是平等的,应该做一次。

9楼 发表日期:11-06-27 20:51:04
回复:河北黄延秋飞人悬案最新进展
有缘ds

 远古的仙人传说我们无法评价。就在70年代的事件,当事人仍健在,我们还不能接近真相,我只能说我们的科学家,好无语。

10楼 发表日期:14-09-29 10:2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