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百科军事小组
当前位置 >> 小组首页 >> 回复
【当年军事】明代皇帝两次棒打上百官员
梁迎春_老狼
贡献10个词条
参加9个小组

  午门雄姿

  进入午门,就进入了紫禁城。

  紫禁城占地72万余平方米,城墙高10米,四隅有角楼,城外有52米宽的护城河(俗称筒子河)。除午门外,紫禁城还有三座城门——东华门主要供二品以上(部级以上)官员出入,皇帝遗体出殡时也经过此门;西华门主要供帝后到西苑、西郊各园时出入;北面的玄武门(神武门)主要供帝后到景山、皇后祭先蚕,以及宫中其他人日常出入,清朝每三年一次挑选的秀女也走此门。

  午门,坐北朝南,左右城墙向前伸出,平面呈“凹”字形。在高台之上,建有五座门楼——中为正楼,九间,重檐;东西各耸立阙阁两座,互相对应。正楼如凤身,阙阁如凤翅,像凤凰展翅,雄姿壮丽,所以叫五凤楼。

  午门正楼形如凤身,阙阁形如凤翅,因此也叫五凤楼

  午门的功能是多元的,譬如:

  (1)出入 午门共有五个门洞,正面开有三个门洞。正面当中的正门,只有皇帝才能出入。皇后在大婚入宫时可以走一次。殿试考中鼎甲的状元、榜眼、探花三人,出来时也可以走一次。其他如亲王、宰相,妃嫔、公主,皇子、皇孙,达官、显宦,都没有这种待遇,只能走两个侧门。其他文武官员,只能走两掖门——两掖门开于两侧的基座,从正面看不见,但从背面可以看见。就是说,故宫午门的门洞,正面看是三个,背面看是五个。大家参观故宫时,可以从正面和背面注意观察一下。午门两侧掖门,平时不开,只有在大朝的日子才开——文官走东掖门、武官走西掖门。

  (2)政务 明朝参加御门听政的官员,每日五更前在午门前集合,其他官员每月逢五日在午门前坐班;午门前、端门北的两侧朝房,有六部、六科官员在里面办公或值班。明代皇帝处罚大臣的“廷杖”多在午门前进行。

  (3)礼仪 朝廷重大贺礼,官员们要在午门望阙朝拜。遇皇帝举行朝会或大祀,以及元旦(春节)、冬至、万寿(皇帝生日)、大婚等重大节日,都要在午门陈设卤簿仪仗。清代规定每年十月朔日(初一),在午门举行颁发历书仪式,称为“颁朔礼”;明清两代重大战争告捷,在午门举行“献俘礼”。

  (4)外事 朝鲜、安南(越南)、暹罗(泰国)、琉球等使臣进贡,礼品由礼部官员,在午门前呈送给皇帝;皇帝给使臣的赏赐,也在午门前领受。事毕,使臣门还可以观瞻午门,以领略皇朝的天威。

  (5)防御 门,本来就有防御的功能。午门除一般防御功能之外,还有防御水患的作用,如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六月、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闰六月,北京大雨水,午门前水深一尺多,于是关上午门,防止积水漫入宫中。

  (6)其他 午门城楼兼做仓库,如清代用于储藏《满文大藏经》的木刻经板等。临时活动,如清初汤若望与杨光先就天文历法争持不下,诏令二人在午门前进行日影观测,由大学士、尚书等验看。午门前有时还是重要的皇家和民间的节庆娱乐场所。我讲两个故事。

  第一个是元宵节的故事。永乐年间,明成祖朱棣下令在午门外扎“鳌山万岁灯”,与民同乐。这里我解释一下:鳌,是传说中海里的大龟,或大鳖。李白《猛虎行》诗曰:“巨鳌未斩海水动,鱼龙奔走安得宁。”鳌山灯,古代元宵节一种巨大的灯景,就是把彩灯堆叠成一座山,像传说中巨鳌的形状,所以叫鳌山灯。永乐时的“鳌山万岁灯”,就是将成千上万盏彩灯,堆叠成山形,高十余层,形状像鳌山,用红、黄、蓝、白、绿、紫、青等各种彩色,结扎成灯,五彩缤纷,万众观看,眼花缭乱。

  除鳌山灯之外,还有音乐歌舞。午门前,数百伶官奏乐,百艺群工演出,气氛热烈,喧闹异常。到二更时,永乐帝乘坐小轿,由乾清宫出来,到午门观鳌山灯,皇后、妃嫔、太监及大臣们随后,这时笙歌高奏,伎舞翩跹,灯火通明,花炮齐放,观灯活动达到高潮。尔后,皇帝回宫,市民百姓,犹如潮水,四面八方,拥向午门,观看鳌山灯火,共度元宵佳节。

  据《皇明通纪》记载:“永乐十年(1412年)正月元宵,上赐百官宴,听臣民赴午门外,观鳌山三日。自是岁以为常。”就是说,从永乐十年开始,京城居民,元宵佳节,到午门前,观看灯火,连续三天。但到清朝,老百姓是不能到午门观灯的。灯节是北京城一年中的热闹节日,市民百姓,架松棚,缀彩缦,悬彩灯,放爆竹,放灯十昼夜。如今北京东城区“灯市口”,是市民买灯、观灯的场所。灯市口的地名,就是由元宵节的灯市而来。

  第二个是端午节的故事。明朝人陆容记载:端午日,皇帝在午门外宴请百官,御赐食物粽子等糕点,还象征性地赐两杯酒。吃完粽子、喝完酒之后,品级低的官员退出,级别较高的文武大臣要陪驾去万岁山(俗称煤山),即景山,观看武臣射柳。观完射柳,皇帝还要陪母后到西苑(今中南海、北海),游览内湖,观看龙船,燃放爆竹。后来皇帝下令禁放花炮。正德帝开始罢百官端午宴会。嘉靖后期起,端午节的午门赐宴,就被取消了。

  午门廷杖

  戏曲小说里,经常有“推出午门斩首”的故事。其实,在北京故宫,既没有在午门斩首的记载,也没有在午门斩首的事实,只有朝廷官员在午门被“杖毙”,也就是遭廷杖打死的记载。

  据记载:明代先后廷杖大臣500多人次,死者甚众。最严重的是正德和嘉靖两朝。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正德朝。明朝第十任皇帝、正德帝朱厚照,两岁就做皇太子,十五岁继承皇位,在位十六年,三十一岁死。正德帝行为怪异,很不安分,喜欢游猎,离宫索居,堪称皇帝中的一“怪”。当时,西北有战事,他要御驾亲征,大臣们鉴于“土木之变”明英宗被俘的惨痛教训,坚决反对。他执意孤行,亲自出征,得胜回朝,下诏加封自己为“威武大将军”。他曾微服出巡,到居庸关,守关官员“闭关拒命”,他扫兴而回。于是,他又派亲信去守居庸关,然后深夜微服出关,终于得手。他往西北到过大同、榆林、绥德等地,往江南到过南京、镇江一带。时间少则几个月,最长达一年之久。朝廷没有了皇帝,皇帝的车驾也没有GPS定位,连内阁大学士都不知道皇帝到哪里去了。

  正德帝朱厚照很不安分,离宫索居,堪称皇帝中的一“怪”

  正德帝的出巡与荒唐,受到官员的谏阻。皇帝动怒,就对谏阻官员实行廷杖。正德二年(1507年)闰正月,廷杖言官艾洪等二十一人于阙下。二月,又廷杖御史王良臣等于午门。

  正德十四年(1519年)三月,正德帝又要出外巡游,大臣们集体阻谏,导致了一场君臣之间的激烈冲突。为了劝阻皇帝南巡,舒芬等谏议,遭到廷杖。

  舒芬,江西进贤(今属南昌市)人,他有骨气,敢说话,“神玉立,负气峻厉,端居竟日无倦容”。舒芬等107人,上疏谏止正德帝外出巡游。正德皇帝震怒,命舒芬等“跪阙下五日,期满复杖之三十”。

  舒芬等列队跪在午门外,一天,两天,三天,四天,五天,连续五天跪在午门之前。堂堂大明状元,罚跪在午门前,连续五日,成何体统!皇帝对大臣们的谏言置之不理。有一名官员名叫张英,见皇帝不理不睬,便“自刃以谏”,就是以自杀的方式,使皇帝接受大臣们的建议。幸亏在场的卫士眼疾手快,上前夺下了他手中的刀,张英才得以不死。正德皇帝仍然我行我素,对大臣们的谏阻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于是内阁大学士集体辞职。正德帝克制忍耐,对他们“温旨慰留”;他们也给皇帝一个面子,勉强答应继续留任。后来事情闹大,正德皇帝大发淫威,他下令对罚跪的舒芬等107名官员,在午门前实行廷杖。后来又增加了锦衣卫监狱的黄巩等39人,这样共有146人受廷杖,阙下杖死者11人。那位张英虽自杀未遂,最后却被正德帝“杖杀”了。舒芬受杖后,伤势很重,被抬到翰林院的院里。翰林院掌院学士(一把手)怕得罪上司,“命摽(biào)出之”,就是把他架出去!舒芬说:“吾官此,即死此耳!”他被贬官福建,裹着创伤,离京上路。

  舒芬在廷杖中捡了一条命,熬到了嘉靖皇帝即位。“世宗即位,召复故官。”回了北京的舒芬不改诤臣气节,他会同杨慎等,为“大礼议”谏言,跪伏左顺门哭谏,又遭到嘉靖帝的廷杖,还被罚俸三月。不久母丧归里,病死于家,年四十四。

  第二个故事,发生在嘉靖朝。嘉靖三年(1524年),群臣争“大礼议”,又发生午门前大廷杖的悲剧。“大礼议”是怎么回事?明正德帝死后,他没有儿子,“兄终弟及”,堂弟朱厚熜(cōng)由藩王府入继帝位。朱厚熜家在湖北安陆(今钟祥),父亲是兴献王祐杬(已故)。他千里迢迢来京继位,登极时15岁,年号嘉靖。

  嘉靖帝一登皇位,就发生了争议新皇帝生父尊号的事件,史书上叫作“大礼议”之争。争议的焦点是:明孝宗朱祐樘是厚熜的过继父亲,祐杬则是他的生身父亲,如何上尊号?大臣张璁等迎合帝意,议尊祐杬为皇考,孝宗(正德帝之父)为皇伯父。杨廷和等认为不合礼法,主张称孝宗为皇考,兴献王为皇叔父。这场争论,长达三年。嘉靖帝于嘉靖三年(1524年)追尊兴献王为皇考恭穆献皇帝。丰熙等反对的大臣200余人,在左顺门外跪伏高呼。皇帝派太监宣谕退下,从早到午,硬是不退。皇帝下令抓8人震慑一下。其他大臣,非但不退,反而大哭,声震阙廷。嘉靖帝大怒,命廷杖丰熙等五品以下官员134人,致死17人。受杖者裹疮吮血,痛苦嚎叫,填满牢狱,凄苦万状。朝廷官员因谏言遭到廷杖,《明史·刑法志》说:“公卿之辱,前此未有。”后到清朝,取消了对大臣的廷杖。

  正德帝和嘉靖帝两个廷杖的故事,表面看来,直接胜利者是正德帝和嘉靖帝,但其最后失败者也是正德帝和嘉靖帝——正德帝拒谏巡游而在游幸时舟覆落水;嘉靖帝由胜而骄,祈求长生,悲剧而终。所以,最后的胜利者,不是昏君,不是荒淫,而是历史,是正义。

  午门献俘

  午门献俘礼是隆重的国礼。万历年间曾用“抗倭援朝”战争中的日本俘虏,在午门前举行了盛大的献俘礼。

  献俘礼远古就有。战胜者举行仪式,将俘虏杀后祭神祀祖,载歌载舞,进行庆祝。后来经演变,到明清两代,在较大规模战争取得胜利后,于午门举行献俘仪式。皇帝亲御午门城楼,举行大典,接受献俘。清朝《国朝宫史》记载:“国家有所征讨,凯旋献俘,皇帝御午门受献俘礼。”

  有明一代,皇帝亲御午门参加的献俘礼,《明史》记载有4次,都是在万历年间。其中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的受倭俘,亲临现场的朱国桢在《涌幢小品·献俘》里做了记录。“倭俘”,就是在“抗倭援朝”战争中的日本俘虏。事情原委是这样的:日本关白(首脑)丰臣秀吉谋占朝鲜,入侵中国,发动侵朝战争。万历二十年(1592年),明朝应朝鲜求援发兵。第二年朝、明军收复平壤,逼近汉城(今首尔)。日军退踞朝鲜南部,伪称议和。1597年日本再集重兵,分水、陆两路侵入朝鲜。次年朝、明军反击,连续奏捷。后丰臣秀吉死,日军被迫撤出朝鲜。

  明军俘获倭兵,在午门前献俘。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朝万历皇帝御午门城楼,举行献俘典礼。刑部尚书奏事完毕,最后说:“合赴市曹行刑,请旨。”皇帝亲传:“拿去!”午门前,空间大,人又多,城楼下的官员听不清皇帝说什么,怎么办?有一个很有意思且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皇帝左右的大臣二人,重复高喊:“拿去!”再左右四人高喊:“拿去!”这样,一增为二,二增为四,四增为八,八增为十六,最后大汉将军等三百六十人齐声高喊:“拿去!”声音之大,如轰雷矣。

  上为清人绘《平定两金川战图》册中的“午门受俘”图

  有清一代,频繁用兵西北和西南,康、雍、乾三朝以至道光时期曾多次在午门举行献俘礼。午门献俘礼前一天,俘虏脖子栓上白色绳子,先祭庙、社,就是祭太庙和社稷。在献俘礼上,午门正楼正中设御座,檐下张黄盖,卤簿设于午门城楼下,两边排列,直到端门。其他的仪仗,排到天安门。

  在午门前,王公大臣、文武百官,隆重严肃,分班侍立。皇帝穿龙袍衮服,乘舆出内宫。起驾时,午门鸣钟;到太和门时,鸣金鼓、奏铙歌。皇帝到午门前,沿着马道,御楼升座。在午门楼下,兵部官员率领将校,引战俘下跪。兵部尚书报告:献俘!鼓乐大作,礼炮轰鸣。诸官肃立,庆贺胜利。典礼官道:行礼!于是把俘虏牵过来,让他跪伏在地。兵部官员上奏:“奉旨平定某地,所获俘囚,谨献阙下,请旨。” 这时皇帝降旨,或将战俘交给刑部,或将战俘恩赦释放。

  献俘也不是都杀。如新疆准噶尔首领达瓦齐叛乱,乾隆二十年(1755年),清廷派军征讨,同年将达瓦齐擒获。同年十月十八日,乾隆帝御午门城楼受俘。乾隆帝命将达瓦齐交理藩院,而不交刑部,理藩院官员叩跪领旨,没杀达瓦齐,却加以赦免。达瓦齐从长安右门出。(《清高宗实录》卷四百九十九)献俘大典礼毕,皇帝乘舆回宫。乾隆帝为平准告捷在国子监刻石纪念。后封达瓦齐为亲王,赐第在西四宝禅寺街,还选郡王孙女给他为妻。达瓦齐身体极胖,面大如盘,腰腹十围,命为御前侍卫。乾隆帝赦免达瓦齐,是为争取支持力量,瓦解分裂势力。他采取征抚并用政策,先后底定准噶尔和南疆,出现了统一新疆的大局面。

  午门是历史的见证:伟大统一的中华民族,是不会被征服的,也是不会被分裂的——中华民族会更加统一、更加强大、更加繁荣、更加昌盛。

摘自《大故宫》   

1楼 发表日期:12-06-11 22:1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