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wiki

数字博物馆的视角:使用博物馆兼论维基模式的影响

张小朋:中国博物馆学会、博物馆数字化委员会张小朋主任

    非常感谢维基互动百科给我这么一个机会,在这里跟大家交流我在从事博物馆数字化方面的一些经验和体会。今天主持人给我时间10分钟,我就谈两个观点,一个叫做使用博物馆,一个就是维基模式下对博物馆的影响。

    使用博物馆一般我们认为,博物馆是参观的,我从事博物馆工作将近30年,这里面很长一段时间是做博物馆数字化工作,越来越感觉到博物馆不是用来参观的,而是用来使用的。为什么呢?我是经常接触博物馆和图书馆,图书馆我们是使用图书馆而不是参观图书馆,因为图书馆的信息它是提供给我们的读者来直接参与阅读使用的。而博物馆同样跟图书馆是一样的,它也是一个人类过往所有知识的集合体,也是对人类信息搜集、加工、传播。那么为什么图书馆是使用,博物馆是参观呢?观是用眼睛去看,参是对比,参观加在一起就是实际对比去看。但是人类所取得的信息,有20%不是靠眼睛而取得的,而是通过嗅觉、听觉取得的。那么我们博物馆为什么去看呢?看能得到人类信息的所有吗?不是这样的。

    这里我比较了一下图书馆和博物馆,图书馆收藏的内容是图书和杂志,博物馆收藏是文物、标本。图书馆资源获取是采购为主,博物馆是考古、征集。服务方式图书馆通过借阅给我们的读者,而博物馆是通过展览的方式提供给我们观众。 两者信息的表达方式:图书馆是用纸张和文字为主,博物馆是各种材质。信息表达图书馆是显性的,博物馆是隐性的。到博物馆里面我们是参观,但是是不是所有的东西看就能够看得明白呢?上午方兴东博士谈到了中国十年以后电视机会消失了,那么这个电视机到哪儿去了呢?它就走进了我们博物馆。在博物馆里面,电视机你靠去看就能够了解全部的功能码?放在展柜里面给你看电视机,就是一个外壳是金属的或者是塑料的,内部还有一个方框是玻璃的,里面放了一些图象和影像,这就是电视机的全部吗?不是的,你要去使用它。我们的手机过若干年之后也会消失,那时候会有更新的传播方式供我们公众使用。把这个手机放到展柜里面给观众看就能够了解全部的信息吗?不是这样的。这些还是我们人类整体可以认识的器物,我们都不能够完全把它看明白。更何况那些在我们人类认识上消失了的器物,在考古上很多发觉出来的物品,没有办法去识读它。


    图书馆不是这么做,如果按照我们博物馆的模式,把这个展品放到柜子里面给它一个说明牌,说明牌有名称和功能。但是图书馆不会这样做。图书馆不会把一本书放到展柜里面,然后再一个说明牌上写上它的名字,再写上这个图书的概要,告诉它的读者,这本书你不用看了,我已经帮你看过了,你只要去参观这本书就可以了,图书馆不会这样做。


    那么我们博物馆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我们传统的历史文化类的展品是有限,这种资源是珍惜的,看了你是可以的,但是你去摸了它,使用了它,这些物品可能会受到损坏,它就不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因此我们只能用看的方式。现在信息技术的发展,使我们有了一个新的技术手段,使我们可以去使用它,这就是形成了数字文物。数字文物我们可以通过虚拟现实的方式,去参观它,去使用它,去参与它,因此我提出来,我们博物馆要改变一种观念,在现代的信息技术、数字化技术支持下我们要使用博物馆。


    今天是维基行业的峰会,我应该就维基和博物馆之间的关系,来谈一谈我自己比较粗浅的看法。维基是一种革命,这个很早就有人提出这种观念了,它的创始人就谈到了这个是从自由开放、知识交流的混乱中产生的互联网时代的文化革命。而我认为,维基不仅仅是一本大百科全书,它是一个社会的形态,人类的各方面的思想、组织形式、人际关系都交织在这么一个模式之下,交织在这个平台之中。


    我们最常接触的就是维基的大百科全书。在大百科全书里面,它就是一些对我们人类以往的知识的一个集合,而这种集合不再像是我们传统的大百科全书,那是有一个编纂委员会,是由专家级的人物组成的,耗时若干年,耗时很多的资金来得到的,一个可以受大多数人认同的一个知识体系的架构。但是维基不一样,维基是由我们的参与者互动性的去编纂、修正它。 因此在维基里面,我了解了有两个模式。一种是兼收并蓄型的,你通通都可以纳进来,有一个学派认为那是要经过筛选的。而我认为为己有三种形态是共同存在的,一个是公理性的东西,会得到绝大多数人的认同。人类对自然的认知在发展、变化、维基比较存在观点的交锋。意识形态的差异可以导致维基内容的多元化。比如说在维基里面,对“台湾”这个地区的解释就会有截然相反的。这种是一种意识形态的多元化,这对维基这样一个开放的平台,它应该是兼收并蓄的。


    今天,我们这个沙龙的主题是叫维基和博物馆,我谈一下,在我们互动百科里面有一个博物馆的群,规模非常大,上午介绍了有1800多所博物馆进入到了我们的互动百科里面。我最近浏览了一下,看了一下,这1800多个博物馆,我觉得它目前的状态还是一种介绍性,是一种罗列型,它导致最后的结果我认为是缺乏吸引力的,这是一种小众的状态。虽然我们有一百多个词条作者,有这么一个群在支持它,有这么一个广阔的平台提供给它,但是现在它还是一个萌芽期。原因在于资源,我们可能互动百科的平台上面,博物馆类的资源非常缺乏。 同时我觉得还缺乏技术应用的想象力,我认为在互动百科里面所形成的这么一个博物馆,它理想的状态应该是现实和虚拟的结合,我们对过往的事物、人类都抱有一种好奇的心理状态。有一个亲临其境的这么一种欲望,大家人是说时空限制的,不可能穿梭在各个时空空间里面,而我们虚拟的技术可以使这一部分人得到满足。它可以穿梭中时空之中,进行角色的变换而得到的感受。还有一种已知和未知的结合,满足探索的欲望。将未知的东西罗列出来,将已知的东西展示出来,来满足我们人类最原始的一种探索的欲望,这是我们博物馆要去做的。 还有静止和发展的结合。历史是由我们在座各位人类创造的,历史是有规律的,如果我们认同这种观点,我认为历史是可以自主发展的。最近我正在构思一个可以发展的历史,要把中国五千年的历史放到我们的虚拟空间里面,让它自主的发展。这就是我们上午有些嘉宾谈到的——社区。现在回过头来在我们网上看一看这些社区,这些社区我认为都是被动驱动型的。什么叫被动驱动型?我举一个例子,我们很多人都是QQ的用户,QQ用户上可能有几千万,这里面可能有些用户他就不在三维空间里面存在的,他的生命消失了,他的头像已经灰了。希望他再活过来吗?肯定希望的。迈克尔·杰克逊刚刚去世,他的肉体已经离开了人世间,希望他还在空间里面自主发展?在往前前进,希望在虚拟空间里面找到他?希望跟他对话吗?肯定有人希望的。这就是把肉体和思想剥离开来,生命肉体可以离开这个思想,他的思想会永存在这个虚拟空间的,它按照他本人生前所取得的规律自主的去发展。


    现在我再对中国的五千年的历史在进行分割切片,希望它能够在虚拟空间里面继续存在。按照它的已有自然历史规律去发展,作为我们的博物馆的受众,就参与到其中去。去参与中国历史的每一个重大的转折点的活动。由此,我刚才就谈到了,我们以后数字博物馆除了在实体空间里面存在,还有一部分是存在在虚拟空间的,这个虚拟空间不是被动参与,而是主动型的驱动的。我认为维基就是一个博物馆,这是人类所有知识集合,集合我们博物馆的定义和功能,维基完全可以成为这样的,可以使用的博物馆。


    以上就是我演讲主要的内容,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