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地理奇趣
当前位置 >> 小组首页 >> 回复
【讲述】情死之都,玉龙第三国
鬼行家
贡献46006个词条
参加5个小组

一些俗庸的现代人说丽江是艳遇之都,但说丽江是情死之都,就不见得“尽人皆知”了。丽江是一个令无数人向往的圣地,纳西民族古老的历史,神奇的地域,独特的文化,造就了区别于它地的观念和气质,甚至连殉情都变得与众不同。

说丽江是“艳遇之都”,是盲目开放的都市一族基于丽江摩梭人和他留人独特的婚俗而讹传。摩梭人的婚姻属当今婚姻活化石,是母系社会的生活方式。女人没有丈夫,孩子没有父亲,只有母亲,女人男人可以有许多异性。他留人则实行一夫一妻制,但男人在结婚前要“过七关”,即和七个女人睡觉,在坐怀不乱的考验中成长成熟。

所以“殉情之都”才是丽江婚姻的真实写照。受汉人的影响,丽江纳西族的婚姻也由自由恋爱变成父母包办。特别是解放前的丽江,虽然丽江城里人已在宋末元初就开始接触并引进中原文化,但在边地和城郊农村生活的人,依然以农耕为主,依然保持着传统的边地文化。这种边地文化的一个特点是崇尚自然以近人性。青年男女打小接触的多了,其传统观念也就根深蒂固。他们恋爱虽然自由,但说到婚姻就不简单,婚姻得由长辈作主。这种情形使很多有情人无法终成眷属,恋爱之人遇上父母阻挠,有的就会双双到玉龙雪山殉情,去他们理想的“第三国度”,悲剧便不断产生。

光绪《续云南通志》有记云:“滚岩之俗多出丽江府属夷民。未婚男女,野合有素,情浓胶漆,伉俪无缘,分袂难已,即私盟合葬,各新冠服,登悬崖之巅,尽日唱酬,饱餐酒已,则雍容就死,携手结襟,同滚岩下,至粉身碎骨,肝脑涂地,固所愿也。” 民国《中甸县志》记曰:“摩些族(纳西族)男女最重恋爱,每因婚姻不称己意,辄于婚嫁之前,男女相携入山,偎依自缢,或吞金仰药而自杀,初必相对唱曲以自诉其苦痛。”民国政府赴藏女密使刘曼卿《康藏诏征》记叙丽江殉情习俗说:“热恋者,倘不能得父母之许可,又不能轻弃其心爱,往往相约于深山茂林之中盛装艳服,携樽带酒,作竟日欢,欢罢双双服毒,互相拥抱以离人世。故丽江之后山林中常常发现为爱牺牲之青年尸体。” ……从这些历史卷宗中的正规记载,并从其它典籍考据,可以看出,纳西情侣们首选的殉情之地直指云杉坪。

过去,众多的纳西族青年男女,当他们的爱情在世间受到阻碍时,就会来到云杉坪,双双殉情。
云杉坪,纳西语称“游午阁”,意即“情死之地”。据说云杉坪是通往“玉龙第三国”入口,玉龙第三国是纳西人世代景仰的圣地,这里是人间天堂的化身,是人们心目中向往的王国。《东巴经》中有载:“白云缭绕的山国,有穿不完的绫罗绸缎,吃不完的鲜果珍品,喝不完的美酒甜奶,用不完的金沙银团,火红斑虎当乘骑,银角花鹿来耕耘,宽耳狐狸做猎犬,花尾锦鸡来报晓。”

决心让爱情升华为永恒的情侣们坚信:情死云杉坪后,他们冰雪般纯洁的灵魂将会飞升到“玉龙第三国”,摆脱世间烦恼,尽情地躺在雪水滋润的鲜花丛中,畅饮靠近天国无比晶莹的天露,沐浴清纯无比的皎洁月光,长相厮守,永生幸福。那里有至尊的爱神庇佑呵护他们,使他们永享生命。这爱神是一对爱侣,女神叫游祖阿主,男神叫构土西古。这对爱神男骑红虎女骑白鹿,双双或弹口弦或吹竹笛,率飞禽走兽风里云里翩然纷至,呼唤人间难成眷属的悲苦有情人回归千古情山。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古往今来,有多少情侣葬身这冰清玉洁的坟场。他们眉目传情,相看不厌;他们互诉心曲,辗转缠绵;他们相偎相依,温存欢爱;他们盛装艳服,共赴圣地。飞雪为泪,林风为歌。他们变换了生命的形式,死神再也夺不走心中的挚爱——凄婉如梁祝“化蝶”,爱情从此永恒。

这种在纳西语中称为“游舞”的情死方式,并不是简单的对抗世俗,在他们的信仰中,情死后可以到一个美好的地方。殉情正是受这种信仰的驱使,所以赴死没了悲壮和忧伤,更多是恬然和愉悦。赴死的人们在生命最后的日子中载歌载舞,欢乐无限,再安然赴死。如果有一方没死而跑回,叫“游舞游冷菊”,意即去情死而返回,将终生被轻视。在《东巴经》中专门有祭情死鬼的经文,可以推断这种风俗来历之久远。

纳西人的“殉情”无疑是一种“唯情”的悲壮之举。尽管无数研究纳西文化的专家和学者称纳西族为“悲剧的民族”,称丽江为“殉情之都”,但我认为,殉情不是纳西族渴望追求的常态,只是拒绝爱情被摧毁的一种极端行为。今天的纳西人也早已不再为爱情而结束生命,云杉坪已成为了他们欢歌竞技的天然大舞台——但愿高原雪山的肃穆和大自然的轻柔之风能拂扫俗世的风尘,慰藉哀伤疲惫的心灵……


1楼 发表日期:12-08-23 00:2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