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健康
当前位置 >> 小组首页 >> 回复
尘肺病——600万农民工之殇【图】
志愿者李强
参加1个小组

 尘肺病与600万农民工

尘肺病,许多人也许还没听说过。但是,这种呼吸系统疾病正在侵袭着中国600万农民工的健康,并且以22.04%的高死亡率夺去着一个又一个可敬的生命。他们为国家建设付出了太多,却难逃病魔缠身,许多尘肺患者最终因喘不上气、活活憋死!

尘肺病成因及病状

尘肺病是由于在职业活动中长期吸入生产性粉尘,并在肺内潴留而引起的以肺组织弥漫性纤维化为主的全身性疾病。得了尘肺病,会出现咳嗽、呼吸困难、胸闷胸痛等症状,并且伴随有气胸肺结核肺大泡肺气肿等合并症。因为经常性的咳嗽、憋气、胸闷,尘肺病人无法平躺,这意味着他们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平躺休息和睡觉,只能弯曲身体、跪着呼吸。

尘肺病高发环境

1、煤矿及其他矿产的开采,包括掘进、爆破、采煤、支柱、运输等; 

2、金属冶炼,如矿石的粉碎、筛分和运输等; 

3、机械铸造业,如铸造的配砂、造型、铸件的青砂、喷砂以及电焊作业等; 

4、建筑建造行业,如耐火材料、玻璃、水泥、石料破碎研磨,筛选,拌料等,石棉的运输和纺织等; 

5、公路、铁路水利建设,如开凿隧道爆破等。

得了尘肺病怎么办

如果怀疑自己得了尘肺病,先到原来打工的地方取得职业史证明材料,再到承担职业病诊断的医疗卫生机构检测是否患尘肺病,具体问题可咨询当地卫生部门。

被诊断为尘肺病之后,要注意:

1、立即远离粉尘作业环境,离开打工地,做其他没有粉尘的工作,同时要注意休息好;

2、及时治疗,越早治疗,病情恢复得就越好;

3、通过适度体育锻炼、加强营养,来提高身体抵抗力;

4、重视心理治疗,消除恐惧、害怕的心理和麻痹大意的思想。

如何治疗尘肺病

尘肺病目前无法完全治愈,一般采取保守治疗和洗肺来控制病情的进一步恶化,从而保住、延长尘肺病患者的生命。

而很多农民工打工时并没有职业保护,得病后很难获得医疗保险和工伤保险,一旦得了尘肺病,既无人负责,又无力医治,往往处于赔偿无门、求医无望的困境中。进行洗肺或尘肺病治疗的患者,大多是举债治病,因此负债累累。这种情况之下,不仅病人自己忍受身体伤痛,欠下债款,整个家庭也要承受巨大的负担。

尘肺病家庭实录

一个个逝去的生命,一个个艰难的家庭

最先进入公众视野的尘肺病人

马江山生前照片马江山生前照片
马江山一家马江山一家

马江山,家中老小,1998年,23岁的他赴甘肃西部一金矿,炮工9年,07年诊断为尘肺病。这几年苦苦救治,为治病欠下16万元。2011年,留下年迈老人、妻子和4个孩子撒手人寰,年仅36岁。

最年轻的尘肺病农民工

王强在医院治疗王强在医院治疗

王强,2005年到安徽一石料厂从事粉碎工作,2008年被鉴定为尘肺一期,短短4年之后,恶化为尘肺三期。王强父亲与两舅舅都因尘肺病去世,而今他才26岁,年纪轻轻就得了尘肺病。为治病耗尽积蓄,还欠下3万多元。现家中上有母亲,下有5月大的儿子,尘肺病像大山一样重重压在这个家庭上。

尘肺夫妻同甘共苦
薛燕父母出院薛燕父母出院

薛燕父母,2007年到安徽凤阳县大庙镇石粉厂做石英粉碎加工,三年后,父母二人双双被诊断为尘肺病。2010年,介绍其父母去打工的舅舅尘肺晚期,喝农药自尽,薛姨夫也因尘肺去世。家中奶奶肝癌晚期,积蓄都用于奶奶治病,其父母的病因此耽搁。2011年,在大爱清尘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薛父母成功洗肺,病情得到控制。
我想活下去
何全贵与妻子何全贵与妻子

何全贵,陕西安康旬阳人,1998年开始在家乡附近一矿山从事凿矿工作,一干就是6年。2004年,被诊断为尘肺病,伴有肺泡肿大。直到得了尘肺病,他才明白这病的可怕,“气短,喘不上来气;睡觉不能平躺,枕头垫得高高的,以防不期而至的猛咳;怕感冒,每一次感冒如临大敌,尘肺并发症会随着感冒袭击,稍不小心就会致命;病痛发作时,撞墙自杀的心都有”。为养家糊口,开三轮摩托、摆水果摊。今年三月病危,第一时间得到大爱清尘救助,死里逃生。九年来,为治病负债累累,此外家中还有孩子正在上学,一家人也要吃饭,尘肺病是这一家子永远的痛。
再痛、忍着——我要给孩子攒钱供他上学
今年清明节杨吉林一家在医院团聚今年清明节杨吉林一家在医院团聚

杨吉林,42岁,湖南省怀化市沅陵县七里坪镇远水平村农民。1988年,23岁的他开始在锑矿锰矿做风钻工。2011年,被诊断为尘肺合并气胸,而在此之前,他已发病十年。为了避免11岁的儿子重蹈他的覆辙,杨吉林在查出尘肺病之后并未立即住院,他在攒钱供孩子继续上学,因为他相信“知识改变命运”。然而,一次普通的感冒引发肺大泡和气胸,大爱清尘启动紧急救助,帮助他在湖南省职业病防治中心做了手术。经过一段时间的救治和调养,他的身体正在逐渐恢复。
四口之家三人皆为尘肺,六旬老父两度泪送黑发人
袁正有接受治疗袁正有接受治疗

袁正有,60岁,1996年和两个儿子一起到甘洛县铅锌矿打工,父子三人均患有尘肺病。2003年,二儿子英年早逝,仅29岁。三年后,大儿子也因尘肺去世,年仅34岁。白发人送黑发人——何等痛苦,而花甲之年的老父却经历了两次!为治病,袁正有一家已欠下3万多元,对于这样的家庭,这笔欠款简直是天文数字。

为爱而生——尘肺病爱心小屋

王明斌出院后照片王明斌出院后照片

王树森父亲叫王明斌,湖北十堰人,27年岩尘接触史,常年患有胃溃疡、肺结核。2011年,检查出患有尘肺病。其父一直拒绝接受治疗,因为:尘肺病治不好,治了也是白治;王树森还没有结婚,老二还在上学,妻子也在生病,家里负担重。在志愿者帮助下,王明斌成为了大爱清尘-拯救尘肺病农民工兄弟第四批援助的对象之一,得到了救助。这一转变带给曾因家贫放弃大学的王树森极大决心,建立尘肺病爱心小屋网站。如今,夫妻二人及其父一起努力,帮助更多的尘肺病人。

我要时刻记住是谁救了我

赶上进行身体检查,魏立炎十分高兴。赶上进行身体检查,魏立炎十分高兴。

魏立炎55岁,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石佛寺镇农民。自1993年起不间断在洛南的金矿打工。2001年在太原打工时因背部受伤,检查时发现身患矽肺,后来的检查中发现除患尘肺外还伴有肺部感染、慢性阻塞性肺病、肺心病、心衰等症。之后,随着病情加重,魏立炎也逐步丧失了劳动能力,开始居家休养,家里的经济来源也由此被切断。魏立炎育有二子一女。长女早已出嫁,长子12岁便外出打工,次子于16岁时失学外出打拼。家庭的贫困、早年失学的痛苦使得两个儿子心生怨恨,很少回家看望魏立炎夫妇。魏立炎身患尘肺却无人照顾,还要照顾患病的妻子,贫病交加。后来得到大爱清尘救助,老人家现在病情得到缓解,逐步康复中。

28岁生命向死而生

王世柱王世柱

王世柱28岁,四川省泸州人。20岁时离开老家,在北京的建筑工地上做木工。2006年,来到安徽凤阳的一家石英砂厂工作。2008年的时候他感觉到身体不适,在2009年检查时,被确诊为尘肺二期。至今还没有结婚的王世柱因为无法从事体力劳动,每天都在家里休养。王世柱的家里一贫如洗,在一个杂物间里,一直在旁边低声哭泣的母亲指着一副棺材对志愿者说,这是儿子为自己准备好的棺材。一个不到30岁的年轻人,他的人生远景里不是娶妻生子,而是一副棺材。这是怎样的绝望。

以前别人帮助我现在我尽所能帮助别人

钟光伟钟光伟

钟光伟,陕西安康人,200611月,经人介绍到山西大同市云冈镇竹林寺煤矿打工,在井下负责岩石上打眼。井下通风条件差,风钻一开动,粉尘到处飘半年时间不到,钟光伟就感觉肺部不适,动不动就咳嗽,去小诊所看,经常被误诊为感冒,吃了不少消炎药,但病情不见好转。20097月,工伤鉴定结论显示,钟光伟为伤残三级,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其时,他的体重已从原来的130斤降到110斤,走路气喘吁吁,咳嗽一声接一声。之后进行维权,得到微博网友及大V支持,终获赔偿。如今,钟光伟发布了数千多条微博来帮助那些同样艰难的人,他说,我曾是不幸的人,知道痛苦是什么滋味,我没有能力给他们太多帮助,但至少可以让他们感到一点温暖。

尘肺丈夫癌症妻风雨同行一家人

李树权与妻子李树权与妻子

李树权,四川省沐川县武圣乡炮房村六组人,41岁,自1989年始在四川甘洛县铅锌矿打工,长期接触粉尘,无防护措施,2005年起身体不适,2009年确诊尘肺二期,丧失劳动力。妻子陈谢凤,41岁,务农,2011年诊断患乳腺癌,已手术,现化疗治疗中。
父母均年过60,父在家务农,母多病。大儿子吴学斌,19岁,四川峨眉山市质量技术监督学院学习,成绩优秀,利用周末自修四川大学人力资源管理文凭,即将毕业。小女儿吴婷,15岁,沐川县利店中学初三。夫妻低保每月共240元,家庭种竹子年收入40005000元。夫妻治疗,子女读书,家庭积蓄花光,并已向亲友借款34000元。夫,身患尘肺,身体虚弱;妻,身患癌症,需要照顾,家庭治疗费用巨大,子女亦未成年。贫病夫妻,相互守候,唯有苦难伴随,目标是活着,等候子女长大成人。

尘肺丈夫之妻助己助人

陆全军的肺部已经咳出“石块”陆全军的肺部已经咳出“石块”
何春蓉和女儿何春蓉和女儿

何春蓉,四川汉源县乌斯河镇人,理发为业,收入甚微,多则二三十元,少则几元。夫陆全军,尘肺病三期,失劳力,在治疗。赡养4老人、抚养2子女,先后组织发放近200个爱心包裹,帮助尘肺乡亲。在各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陆全军得到救治。如今,陆全军和何春蓉夫妇继续当着大山深处的志愿者,探访患者、组织救治、分发爱心物资和制氧机等。在爱心人士的指导和帮助下,何春蓉还在淘宝网上开起了一个小店,名叫春蓉农家小栈,销售她家的枇杷,以及当地的花椒、腊肉等纯天然无公害的土特产,走上自强、自助之路。

尘肺丈夫身后的女强人


刘葵英与尘肺丈夫彭连喜刘葵英与尘肺丈夫彭连喜

1976年,只有13岁的邵阳人彭连喜跟随父亲下井挖煤,20多年的井下作业,让其染上号称不死的癌症的尘肺病。2003年,彭连喜就感觉到呼吸有点问题,当时没在意,还继续下井作业。后来病情加重就没有下井了。2006年检查时,彭连喜已是尘肺病第三期。为了赚钱给丈夫看病,刘葵英开始了自己的打工之旅。她说,以前是丈夫养活整个家,现在我来顶上。她伸出双手,记者看到双手起着厚厚的茧。她带着丈夫到处打工,今年是47岁的刘葵英带着重症尘肺病丈夫彭连喜外出打工的第6个年头。没办法,只有我能照顾他了,只要我有一份力气在,我就不放弃他。前些时候,在株洲市摩托车大市场附近的一处服装加工作坊里,吃过午饭的彭连喜趴在桌上喘气,对于已经丧失了劳动力的他来说,连呼吸都成了奢侈。他已经越来越不行了,尽管天天打点滴,也没有多大的效果,我担心他死在株洲。20126月上旬,刘葵英带着丈夫回到邵东,准备在几间土房里让他落叶归根。

我们是一家人

陈永友、妻子和他的小儿子陈永友、妻子和他的小儿子

48岁的陕西商洛汉子陈永友,21岁开始下矿山打工,从未曾想到落得这么个毛病:四年前感觉体力不支、呼吸困难后去医院检查,确诊为尘肺病三期患者,从而失去正常体力劳动能力。陈永友不得不在家养病,同时靠给别人看大门挣点钱陈永友的家庭是组合家庭。大儿子张胜松的生父因矿难离世,陈永友成为了他的继父。后来陈永有又添了一个小儿子。
   
据继子张胜松介绍,陈永友先后在甘肃、铜川、山西、内蒙等多个地方做矿工,4年前查出患有尘肺病。当时他在上大学,没钱住院治疗,家里也把这事儿瞒着不让他知道。直到今年病情加重,在大爱清尘的帮助下去铜川做了洗肺手术,住院20多天,现在家里休息吃药,还在附近工厂干活挣钱给弟弟上学。

     陈永友更放心不下自己的妻子。妻子身体一直不好,常年吃药,以前孩子还小时,她一个人撮草绳卖钱为生。几年前因胆结石做过手术,现在在家也只能洗洗衣服、做做饭根本,不能干重体力活。

一轮明月 孤独求生

廖明月廖明月

廖明月出生于1969年7月10日,在四川省乐山市马边彝族治自县镇江庙乡石龙门村胡家湾组108号的茅草房子中出生,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今年不过40出头,正值盛年。家徒四壁,只有一座茅草房。廖明月自小右手残疾,父母去世后,独自挣扎求生。1998年,双亲双亡的廖明月来到凉山洲甘洛县铅锌矿山从事作业、抽水电工开圈扬机炮工的工作。矿山上的工作,养活了廖明月,但也让他变成了三级矽肺病人。矽肺是一种进展性疾病,一经发生,即使脱离矽尘作业,仍可继续发展。2003年,廖明月所在的甘洛县铅锌矿山因为整顿,他便返回家乡,却发现自己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廖明月说:当时自己咳嗽、气喘、胸闷,连走路都很累。跑了很多家医院进行治疗,后来在乐山市疾病忠心确定为矽肺二期。廖明月的人生,因为矽肺,变得更加糟糕,但他却依然笑对人生。他说自己住在天高皇帝远的农村,住着父母留下的茅草房,没有妻子儿女,没有亲人,只能自己养活自己。他的低保费用至今还只有每月84元钱。

尘肺病让他失去了家庭和工作

刘义和刘义和

十多年前,刘义和和几个同村的年轻人一起外出打工。其中有人留在建筑工地,也有人去了餐馆做学徒,刘义和则选择去给钱比较多的煤矿。据他回忆,他们在煤矿,不能天天洗澡,既是有天洗完澡下去,上来的时候,也就只见黑黢黢的脸上只剩眨巴着一双眼睛。他们每天挖出一车煤,才能领一车煤的钱- 不到一车,便一分钱都没有。刘义和生病后,他们一起的几个人才相约一起检查,结果发现都患上了不同程度的尘肺病。对刘义和打击最大的,是妻子弃他而去。妻子受不了生活的折磨,离开后,家里也就只剩下他和儿子两个人了。因为家境贫困,再加上他如今又失去了自理能力,刘义和的儿子只能放弃学业,辍学在家照顾。刘义和的儿子曾经在校成绩很好,但贫困使这个优秀的孩子无缘于西安交通大学。

生命的每一天都是春天

赵文海与妻子赵文海与妻子

赵文海来自甘肃省古浪县庙台子村,今年42岁,是一名重度三期的尘肺病患者,家里有着即将步入花甲的岳父、瘫痪在床的岳母;妻子腿部截肢,行动不便;大儿子刚参加完高考,却毅然承担起家庭的重担开始打工;九十年代,赵文海随着整个家族十多个兄弟在汪家墩金矿和昌马金矿一干就是10年。为了多挣点钱,赵兄弟十余人干的都是最苦最累的活。2000年后家族兄弟先后检查尘肺病。自此以后,他便走上了与尘肺抗争的道路。几年过去了,在大爱清尘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赵文海的病情开始出现好转,但是对于一个重度三期患者来说,这一切,也只能是缓解病痛、延长生命。

人生是一条汹涌的河

5月16日,朱文光在华西医院治疗5月16日,朱文光在华西医院治疗

5月16日,朱文光在华西医院治疗时的照片

拿到朱文光的信息,被这个家庭的艰难所震撼:家里五口人,丈母娘万玉淑患有精神病,岳父李锡华60多身体不便。妻子李汝琼是植物人,已经患病10多年了。女儿朱巧11岁,读小学四年级。 家里的收入主要靠岳父务农及国家低保,以及邻里的帮助。

朱文光患尘肺病已有九年了,2003年下半年确诊——他是老矿工了,1989年开始在北县矿场工作,推矿车14年左右,之后做过炮工3年,基本上每年都会有几个月呆在矿上,他最常干的活儿是打钻。从2003年开始,容易疲乏,走路也会累,同时轻微咳嗽,直到他开始咳血不止,去到医院检查,确诊了尘肺病三期。像所有尘肺病人一样,朱文光说,自己前一段时间在住院,现在回家不怎么咳了,但走一段路要攒足了劲。也像很多能坚持下来与病魔做斗争的人一样,他有坚持活下去的理由,一个植物人的妻子,一个上小学四年级的女儿,都需要他坚强的保护着自己的生命。

王加勤和儿子

王加勤和儿子王加勤和儿子

 今年42岁的王加勤,1994年首次到当地铅锌矿山打工做苦力,一干就是9年。2004年后半年,出现胸闷、气短、咳嗽、乏力等症状,到甘洛县疾控中心检查。医生告诉王加勤,说他得了尘肺病,“最多活5年时间”。 2011年9月,王加勤进入陕西铜川矿务局医院接受治疗,身体情况有所好转,但是直到今天他的状况依旧不容乐观。他所面对的,远不止身体上的痛苦。如今,在县城团结北街一户没有窗户的破旧出租屋里住着王加勤父子二人,一方面为方便就医养病,另一方面对已无立锥之地的家庭来说,这也是无奈之举。为治病,为生计,为加勤的病,妻子女儿均外出打工。谈及家里的艰难与辛酸,加勤说让他感到最不是滋味的是年仅14岁就想帮帮父亲帮帮家而两次离家外出打工的儿子。这是王加勤在多方寻找儿子后仍未果时,在网上发出的令人心痛的呐喊,天下父母心,字字更包含着多少悲楚与无奈……目前,王加勤是大爱清晨志愿者,令我们感动的是,2012年2月13日,他们告诉我们:“今天我们甘洛几个尘肺病代表,填写了眼角膜捐献书。” 

笼罩在尘肺阴霾下的一家三口人

陈代强陈代强

陈代强,57岁,龙华村人,二期矽肺患者,在安徽凤阳县一间石英砂厂工作而患上矽肺。初给人的感觉并与常人无异,精神良好,但是细看去就发现面色灰白,唇色发紫。他的妻子曾长富是一期矽肺患者,儿子是疑似患者,一家三口的命运被矽肺盖上了死亡的烙印。

2009年,开胸验肺震惊全国,陈代强一家未和工厂签订劳动合同,在政府的帮助下,与厂家达成一次性赔款,尘肺一期获赔3万,尘肺二期获赔6万,尘肺三期获赔9万,政府也颁布了相关政策,例如一人是尘肺病人,全家可享受低保

虽然陈代强获得了补偿,但从2006年患病到2010年获赔,整整4年的时间,因缺乏对尘肺病的认识和了解,不能从事很重的体力活,一年的赚钱时光,却埋葬了终身的幸福。

尘肺诗人阳和平——用诗歌感动人间

尘肺诗人阳和平尘肺诗人阳和平

我在绝望,尘肺之上,有多少尘肺在跪着死亡。尘肺之殇,泪湿了衣裳,与你诀别在尘肺的路上,我已被遗忘,生死由命,等死的日子,眼泪汪汪!,这是阳和平新浪微博的签名,这也是他为尘肺病人撰写的尘肺病之歌。

46岁的阳和平是一位诗人,曾经的尘肺病人。10年间与死神的赛跑,让他学会坚强,学会笑看人生,乐观豁达。康复后的他,主动申请成为大爱清尘志愿者,帮助更多的尘肺病人。他鼓励患者们乐观、积极地对待生活,告诉他们作为一个尘肺患者,我们要决不放弃权利,绝不放弃生命。

阳和平还长期坚持在微博、博客和现实生活中为尘肺群体呼吁,鼓励、帮助其他尘肺兄弟。他平凡,却又有着一个坚定的目标:让更多的人了解、关心、关注、支持、帮助尘肺病人,使更多的尘肺病人得到大爱清尘的救助,延长生命。

和命运抗争有多难

董理和妻子董理和妻子

董理,1973年出生在四川甘洛县两河乡马耳朵村。家里兄弟三人,董理最小。因为住在山区,为挣钱娶媳妇,1993年,刚满20岁的董理跟随哥哥去甘洛县赤普矿区农行五号井、甘洛县埃岱矿区五号井开始打钻,放炮,这一干就是整整十年,直到2003年他发现身体不行了。

丧失劳动力,家中沉重的负担,亲人的相继去世,虽然自己遭遇如此大的磨难,但一想到孩子,董理选择乐观地面对生活:我经历的磨难比一般人大的多,有时候想想自己就会绝望。但我现在还活着,所以我就不去想了。今天活着就做今天的事,想太多,反而伤身体。

201183,做为大爱清尘首批救助对象的董理,在志愿者的陪同下,从四川来到陕西铜川医院接受治疗。在治疗期间,董理的状态很好。这个年轻人和妻子有说有笑,为了控制不抽烟,他买了几个棒棒糖,想抽烟时就吃个棒棒糖。

高考生广兴静的医生梦想

广兴静广兴静

在四川汉源,有这么一个家庭,父亲广汉学是一个尘肺患者,女儿广兴静是一个高中生。父亲要治病,女儿要求学,艰难时日中,父女俩相依为命。

作为一个尘肺患者的女儿,家庭的变故,生活的压力,也给广兴静造成了极大地精神负担。2011年,广兴静参加了高考,但考得并不理想。为了撑起这个孱弱的家庭,广兴静高考结束后就去打工了。但上大学的梦想却一直在她脑海中。

大爱清尘利用微公益的力量,发起救助广汉学、资助广兴静的公益行动。这一行动得到了许多网友的支持及爱心人士的帮助。终于在去年,广兴静的大学梦,有了实现的机会和希望。

谈及今后的理想,广兴静说想读免费医学:毕竟我生长在我们那一片土地,我没有什么能为那一片土地做的。我想当一名医生,在家乡医治那些因穷困而无法得到有效治疗的病人。

这样一个朴实的姑娘,抱着一颗感恩的心,怀揣着一个简单却又伟大的梦想,虽然在追寻梦想的路上,广兴静可能会遇到了很多的障碍,但相信她会将“爱”传播的更远。


家有贤妻爱女,再苦再难也有希望

这是尘肺患者金道平的家。一间土坯房,一张桌子,一张床是家里仅有的家具,唯一的电器是一台14寸的电视机。顶棚楼雨,屋后山体滑坡,土坯房岌岌可危。这是尘肺患者金道平的家。一间土坯房,一张桌子,一张床是家里仅有的家具,唯一的电器是一台14寸的电视机。顶棚楼雨,屋后山体滑坡,土坯房岌岌可危。

12岁,本该求学和在父母膝下承欢的年纪,金道平便开始跟随父亲下井挖煤了。位于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新铺乡的永兴煤矿提升班,是金道平从2004年至今工作的地方,8年的粉尘接触史,使他从一个健康的中年男子慢慢被风钻工作侵染成被尘肺日夜折磨的病患。

直至2012328日,在大爱清尘的援助下,金道平入住湖南省职防院,开始了肺灌洗加综合治疗的尘肺治疗。入院后的他,在完善相关检查后,分别于41日、46日进行了两次经支气管肺灌洗术,并加以保守治疗。

苦难,于这个因为尘肺而雪上加霜的家庭而言,是难以承受之重。而患难见真情,也是这个家庭最真实的写照。金道平因尚在恢复中而稍显灰暗的脸色掩盖不住他逐渐好转的精神状态,看着妻女,他憨笑着说:夫妻恩爱,孩子懂事,我很知足。

尘肺家庭的希望

小奇的爸爸和妹妹小奇的爸爸和妹妹

熊小奇今年15岁,是四川省广安市邻水县凉山乡人,在邻水县丰禾中学读书。他的爸爸熊建军是一名尘肺病患者。熊建军之前在煤厂工作了15年,200911月的一天,熊建军在干活的过程中突然嘴巴大出血,当时即不省人事。 

在熊建军嘴巴大出血的第二天,大发煤业有限公司就将其开除了。现在他们一家只能依靠每个月500多元的低保、好心人的捐助和熊小春在工厂打工挣的钱过活。

由于哥哥在外打工,照顾爸爸、妈妈和妹妹的担子就落在了15岁的熊小奇身上。说起自己报考的高中,熊小奇的语调似乎才有了一点轻松。我报考的是邻水中学,它在我们这儿算是比较好的高中。我想好好读书,然后考大学。” 


逝者安息

愿中国大地不再有人患上尘肺病,愿聚社会爱心以救尘肺病人生命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1楼 发表日期:12-06-27 11:56:27
回复:尘肺病——600万农民工之殇
志愿者李强
参加1个小组
菁菁3208的原帖:

 太悲惨了,关注尘肺病家庭,让尘肺病人重生!

@菁菁3208 一起努力,共同推动尘肺病救助!

2楼 发表日期:12-06-27 14:55:15
回复:尘肺病——600万农民工之殇
菁菁3208
贡献1896个词条
参加14个小组

 太悲惨了,关注尘肺病家庭,让尘肺病人重生!

3楼 发表日期:12-06-27 14:56:15
回复:尘肺病——600万农民工之殇
魏延章
贡献1521个词条
参加33个小组

 关注一下这个群体!

4楼 发表日期:12-06-27 14:58:05
回复:尘肺病——600万农民工之殇
莫小夏
贡献7650个词条
参加51个小组

 关注环境,关注健康,关注生存。

5楼 发表日期:12-06-27 14:59:20
回复:尘肺病——600万农民工之殇
经济小妖
贡献1166个词条
参加12个小组

 对劳动者保护不足,是经济落后,还是法治不足????

6楼 发表日期:12-06-27 15:00:29
回复:尘肺病——600万农民工之殇
六级电工
贡献521个词条
参加16个小组

 关注尘肺病人,关注农民工!

7楼 发表日期:12-06-27 15:00:39
回复:尘肺病——600万农民工之殇
婕~
贡献2761个词条
参加10个小组

 关注健康,关注这一群体。

8楼 发表日期:12-06-27 15:00:51
回复:尘肺病——600万农民工之殇
小彦
贡献4448个词条
参加41个小组

 我想弱弱的问一句:“现在还需要开胸验肺么?”

9楼 发表日期:12-06-27 15:00:57
回复:尘肺病——600万农民工之殇
小孩嗷嗷帅
贡献2437个词条
参加19个小组

 关注农民工权益

10楼 发表日期:12-06-27 15:0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