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小组
当前位置 >> 小组首页 >> 回复
方玄昌:“神仙奶奶”不值得验证
小孩嗷嗷帅
贡献2437个词条
参加19个小组

提要:“辟谷术”神话的文化根基让人们相信荒唐的传闻;“神仙奶奶绝食12年”这种严重违背科学常识的传闻没有验证的必要,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为这样的弱智传言浪费社会资源。

10月23日,某地方媒体报道说,湖北一位秦姓老太太12年来只喝水、抽烟而不吃食物,身体健康如常——这样一则纯粹是道听途说式的不靠谱“新闻”,居然在网络上被广为传播,并在“新闻”出现的次日被收进百度百科。

照理说,公众对于此类传闻应该具备一定的鉴别力,因为此前类似的传闻已经不止一次出现,却没有一例能被证实。然而,在多数网民对于这一“新闻”嗤之以鼻的同时,依然有为数不少的跟帖评论表示半信半疑,甚至有人“力挺”这一“新闻”,认为“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尚有太多科学不能解释的现象”。

实际上,这一“新闻”能够见报,已经能够说明问题:这种违背常识的传闻,在中国依然拥有市场。并且,信奉者对“神仙奶奶绝食12年”这一现象很快给出了符合中国文化传统的解释:“这是一种‘自然辟谷’现象”。

正是中国古代有着“辟谷术”神话的文化根基,才始终有人信奉这类荒唐的传闻。有关辟谷术的起源与演变历史,互动百科中有介绍,我没有认真考究过这些内容,对这部分介绍是否可靠不敢置喙。但以往读江淹的《别赋》,曾惊诧于他居然把“修道者之别”郑重其事地列入七类离别之中,排位尚在“恋人之别”的前面,足见在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文人对于炼丹、辟谷(“服食还山”)之类修道方式的信奉和尊崇。

难以想象的是,江淹之后一千五百余年,在已经为科学全面渗透的当今社会,依然有读书人相信这类神话。百度搜索“辟谷”,可以找到大量与“辟谷养生”有关的论坛、专业网站;打开这些网站,内容充斥着中医术语和科学术语,而其中拿科学为“辟谷术”做解释、辩护的部分,往往令人啼笑皆非,诸如:

“医学博士伊非尔称‘人类的疾病,多半是因为粪便滞留在肠内引起的,良好的排泄就是健康长寿的一个秘诀。’”

“1907年诺贝尔医学奖得主维基米科夫称‘人类的大肠中粪便聚积,就会产生腐败的细菌,形成有害物质,引起自身的慢性食物中毒,于是发生疾病和衰老现象。’”

不知道哪一个医学博士敢下“人类的疾病多半是因为粪便滞留在肠内引起的”这样的弱智论断;更不知道哪一个诺贝尔医学奖得主敢给出“粪便聚积会导致衰老”这样的荒唐言论。“饿治百病”这种毫无科学道理的民间说法,在此给戴上了“科学”的帽子。

“辟谷治病”“辟谷养生”毫无科学道理;那么,“辟谷”对人体有害吗(除了可能饿死之外)?对这个问题,方舟子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人能够长时间“辟谷”吗?》做详细解释,归纳起来有三点:绝食让身体中的蛋白质过度消耗,先导致肌肉萎缩,进一步会引起身体多种脏器衰竭;大量消耗脂肪将引起酮酸中毒,严重时会危及生命;绝食导致身体必须的营养素及微量元素缺失,身体机能下降,亦可能危及生命。

对于“神仙奶奶绝食12年”这类传言的真伪判断,我期望读者能够想想中国的一个特殊年代——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大饥荒。无论怎么说,那都应该是“辟谷术”最受欢迎的时期。然而,那时并没有人声称能够辟谷节粮,更没有人声称绝食多少天不死。不仅是那三年,在整个计划经济下的三十年,均未见到有人声称具有饿不死的辟谷术。而解放之前及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均盛产这类“神仙”。原因很简单,计划经济实行粮食配给制,那时大家又都吃不饱,出来以“辟谷术”蒙骗简直就是自找死路。

有人在网上提议,让医学专家来对这个“神仙奶奶”做验证,以判断真伪。这个完全不必。如果这样的传言也要浪费科学家的精力和时间,那么我们的科学家数量再多十倍也忙不过来,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为这样的弱智传言浪费社会资源。并且在我看来,对于相信这类神话存在的那些人,即便做了科学验证也不太可能让他们改变自己的观点。

记得十几年前,我曾经收到过一个民间科学家写来的一封信,他声称自己“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证明了相对论和进化论完全错误”;后来跟中国科学院一位负责人聊起此事,他说,科学院各个研究所每天收到的这类信件可以装满几麻袋,如果每一封信都认真对待,那么科学家全都得累死、气死和笑死。

前一阵子,我发了一篇博客文章《解剖藏传佛教》讨论西藏的文化问题,有人给我发来私信,让我解释当地盛传的伏藏现象和虹化现象,并且随带发来一些据说是记录这些现象的视频资料供我参考。

老实说,我对这类视频的真伪鉴别与解释毫无兴趣,原因很简单:在今天信息通道如此发达的情况下,假如这类“超自然”现象真的存在,早该有更合适的科学家致力于对此研究,我不至于荣幸到超越一切科学家而独家拥有验证、解释这类奇异现象的机会。

前文所述,有人认为这个世界上“尚有太多科学不能解释的现象”,这句话从字面上看诚然没错,科学要解决的问题确实还很多;但必须明确:今天科学不能解释的问题(当然指的是自然科学领域中的问题),几乎都不是普通公众能提出的。换句话说,普通老百姓看得到的、能提出的那些问题,在相关领域的科学家看来往往很肤浅、很容易解释,尽管这些解释有时不能让提问者完全满意——理解科学的解释,有时也存在一定的专业门槛。

1楼 发表日期:12-10-29 14:4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