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氏维基
当前位置 >> 小组首页 >> 回复
山西阳泉昔阳县城西大街赵氏修谱记
赵公
贡献2452个词条
参加22个小组

zhaochengxiu 

 昔阳是一个拥有20多万人口的古老名县,姓氏林林总总,赵姓更是分布较广、颇有影响的大姓,我该从何入手呢?我想起我们家的祖坟就在钟村,钟村是县城仅次于东关、南关、西大街的大村,赵姓居民比较集中。初稿是赵惠明和赵德文合作写成的,历时二三年时间,不仅走访了钟村所有的赵家,还多次深入安坪、思乐、思贤、洪水、秦宫等村,搜集到上千条资料和信息。

赵德文是赵氏十九世裔孙,惠明则是二十一世裔孙。惠明打出一套装订好的赵氏家谱。一共四册,都是手抄后复印而成。他告诉我,这些都是德文爷抄写的,全是毛笔字,一笔一划,非常工整,为这本志书他几乎耗尽了晚年的所有心血。我翻看着,秀丽的字迹、规范的体制、繁复的世系,让我想象得到德文这位老人夜深人静之时,带着老花镜灯下秉笔润墨的情景,只可惜我再不能当面向他请教并表达我的敬意了。

    惠明非常健谈,对赵氏钟村一脉非常熟悉,说起来如数家珍。他说,在昔阳,赵氏有两大支脉,一支是皋落,一支就是钟村。皋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镇,这一支最杰出的人物是明代的赵敏和赵绂。赵敏,明嘉靖34年举人,曾任河南渑池县县令,能诗善咏,噪声艺苑,《平定州志》有详载。赵绂为明万历甲辰进士,官至兵部尚书,为人孤耿峭直,不阿权贵,其子赵之玺为其长子,以孝友著称,父子二人在《平定州志》均有记载。钟村这一支最为杰出的人物要数赵思诚,他是嘉靖乙丑进士,做过明万历年间的太仆寺少卿,正四品。他留下许多奏疏、碑记、诗词,昔阳县档案馆馆长任永福修编的民国四年版《昔阳县志修编》里所收录的赵思诚、赵士吉等的作品都是他提供的。说着,他拿出厚厚的《昔阳县志编修》让我看,见所收录的有关赵思诚的作品占了很大篇幅,证明了赵思诚在昔阳历史中的地位,对赵氏家族钟村一脉的先祖们充满敬意,同时也进一步点燃了我寻根问祖的信心和决心。

    我向他提出借阅手抄《赵氏家谱》的要求,他欣然答应了,这一回算是满载而归。

我仔细地阅读着手抄的《赵氏家谱》,就像在穿越历史的隧道,领略着我们家族漫长的变迁和演进,凝重、欣喜、骄傲、惋惜,情感的波涛汹涌澎湃。

    元朝末年,元政府连年对外用兵,对内实行民族压迫,加之黄淮流域水灾不断,饥荒频仍,终于爆发了连绵十余年的红巾军起义,随之,其他各地的起义军纷纷响应,最终,朱元璋所领导的义军夺取了政权,建立了大明王朝。朱元璋登基以后,采取了一系列缓和民族矛盾、发展经济的措施,医治战争的创伤,为了巩固江山社稷,朝廷采取了南民北移的举措。当时,山西洪洞以南,时为羯人统辖,因连年战火,民不聊生,报名应迁者济济于老槐树下,皓首北望,此为历史上著名的“洪洞县移民”。从洪武初年至永乐十五年,五十余年间组织了八次大规模的移民活动。据记载,明朝时洪洞城北二华里的贾村西侧有一座广济寺,寺院宏大,殿宇巍峨,僧众很多,香客不绝。寺旁有一棵“树身数围,荫遮数亩”的汉槐,车马大道从树荫下通过,汾河滩上的老鸹在树上构窝筑巢。明朝廷在广济寺设局驻员,集中办理移民,大槐树下就成了移民的集聚之地。这也就是后来广泛流传的民谚“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鸹窝”的来历。

    我乐平赵氏(钟村股)始祖讳友,就出生在元末明初的动乱年代。他顺应时势,由洪洞举家北迁,落户于乐平县钟村,终生以农为业,卒葬于小后庄(又名石坡,古人叫东岭白坡)。

此后,赵氏在这里繁衍生息。

二世讳克昌,仍以农业为生,生五子,即从容、从正、从道、从德、从顺。克昌卒葬于棋盘。

    三世从容迁于田疃;从正迁于上思乐;从道迁于南思贤;从德迁于西大街;从顺迁于洪水。以上为老五股  ,均以农为业。从德为吾祖,排行第四,生子鐩。

四世鐩,亦以农为业。殷实自足,自给有余。生三子,即俨、杰、伦。买白家坟(后改名桃花池)为茔地,卒葬桃花池。

    五世长讳俨,迁河南省;次讳杰;三讳伦,为吾祖。伦公亦以农为业,小康之家。生六子,即子荣、子华、子富、子贵、子有、子余。

    六世弟兄六人。次子子华为吾祖,时田产日盛,教子攻书。生四子,即瓒、珙、皓、才。

    七世讳瓒,由吏员出任白河口(今天津)巡检(此为县令属官,分治镇市、关隘)。据传,瓒在任内饶有善政,曾捕获响马七人,法当斩。既讯,方晓皆属纨绔子弟,荡产为非。公曰:“此七人者,青年俊逸,吾不忍其死而欲释之,何如?”吏曰:“释去恐碍官职。”公曰:“吾微员末职,但使七人得生,虽罢职亦所不惜也。”遂释之。告致还家。

    八世讳文渊,入县庠,居钟村。以课读立业,余家文风,由此渐起。时往于田,见一女子盗取禾穗,乃伏草中勿动,俟其去而后起,归家终不明其姓氏。其忠厚诚朴如此故,敕书内,有“于公之阴德,足使门高,陈君之雅量,不令人媿者”,指此而言。生五子。

    九世弟兄五人。长子讳思明;次子讳思诚;三子讳思温;四子讳思恭;五子讳思忠。时称小五股。长子思明和老五思忠皆务农;次子思诚、三子思温、四子思恭皆为书香官宦之家。其中,思诚公中明嘉靖乙丑(1565)科进士,历任兵科给事中、河南按察使等职,深得嘉靖帝信任,赐其父文渊进士。自此,赵氏家族步入鼎盛时期,科第蝉联,衣冠继世,乐平邑推赵氏为名门第一。

    家大业大,分家自所难免。“一家弟兄五,三斋两不斋”,官宦之家的思恭为北斋,住乐平城北;思温为新斋,住城南钟村;思诚为南斋,住城南钟村。思明和思忠务农,没有斋号。传说,五股分家时,有“荆筐衡银,纱帽量金”之说,即用荆条编织的筐子分银子,用纱帽的壳子量金子。可见赵氏家业殷实、财产之巨。

    根据《赵氏家谱》所提供的世系表,结合凤林叔所画家谱,我的同学赵惠明和赵爱文也进行了多方的问询,确定我们家应属于新斋思温。第十世士望;十一世曰焞;十二世增芳;十三世容;十四世履昇;十五世栋;十六世达田;十七世字云。字云生四子,分别是复、丰、旺、翠,属十八世。至此推下去,我们家属“翠”股,我父辈,可能是二十世,我则是二十一世,但和我少年时所画的家谱还有许多矛盾的地方,缺乏其他史料的佐证。因此,为家谱世系的最后定论留下来悬念。

 阅读了有关赵家祠堂的记载,初步理清了赵氏祠堂修建及变迁的大体脉络。

    赵氏旧谱云:从始祖至八世祖,未建宗祠。九世祖兵科给事中思城公于明万历九年倡议,搆求灵地,于县治之北建造“赵氏书舍”,书舍坐西朝东,长方形四合院,建筑有大庭五楹,斋舍十四楹,厨舍三楹,总造价三百余金。族人姻亲可教者皆可入学。书舍中不少弟子成为廪生,有的还在科考中中了举人,甚至进士。

    时至明万历二十八年,思诚公谢世。翌年,因族人利益相争,发生内讧,书舍不得不迁于马道巷。思诚公之子、十世祖士魁愤而作《逼迁书舍记》,叹曰:“书舍之设,世为夥业,子孙之课读者居内,非其人不与焉!祖宗遗产,俱各有分,或相购争,或相持夺,甚非余建学立舍之意,子孙不孝罪莫大焉!”并挥泪高悬“逼迁书舍”四字于堂前,以示来者。

    在此极其无奈的情况之下,士魁召集族众子弟分产时,明确夥业照旧为族戚诸人共有,于原址首建赵氏祠堂,以为子孙矜式。

    自改书舍为祠堂之后,士魁公在原书舍规模基础上,将原讲学大庭改为正堂,斋舍、厨舍一并整修粉刷,族人入祠展觐,面貌焕然一新。

    家谱中所记述的赵家祠堂我是十分熟悉的,它就在我们西大街,距昔阳县署衙门五十多米,坐西朝东,正堂五楹,进深三间,高大、宽阔。硬山顶,龙头兽脊,蔚为壮观。正堂前左右为配房,均为三楹,硬山顶。门庭三楹,红漆大门的正上方,硕大的匾额上书“赵氏宗祠”四个大字,进入门庭约十数米,高大的影壁上,砖雕的图案细腻生动。大门前两边双斗旗杆直入云霄。

    宗祠大门外,街道左右各建有石木结构的过街牌坊两座。据老人回忆,南有兵科给事中思诚公“明廷司谏坊”,北有为国捐躯的宝坻县官国鼎公横牌楼。一双牌楼飞檐斗拱,雕梁画栋,上有楷书“天宠褒赐”、“父子进士”,在奇花异草、飞禽走兽等彩绘的映衬下,显得雄伟壮观。牌坊底座为石基,各立四根白砂石柱,使牌坊更显得魁巍稳健。一条大街,赵氏居半,人们一看便知赵氏一门是官宦之家,赵氏后裔无不感到自豪。

    1947年昔阳城解放,赵氏祠堂便成为西大街村的办公室,正堂成了会议室,可容纳数百人开会,斗争地主、文革批判等历史活剧都曾在这里上演。南北配房则分别成了干部的办公室和会计室。我还依稀记得祠堂前两座过街牌楼的辉煌和壮丽,只可惜1962年之后便陆续被拆掉了,而我自己对此似乎也比较淡漠,因为我还不知道建筑是一种凝固的历史,更不知道历史的遗迹对一个民族乃至一个家族的重要。

    但是,当我翻阅新编的《昔阳县志》的时候,我在《文物古迹》一节的“古建筑”中读到如下记载:

   赵祠堂:位于城关镇西大街村中。建于清嘉庆六年(1801),占地1000平方米,坐西朝东。由东而西有大门、南北配房、正房。正房面阔5间,进深3间,硬山顶。院内有清代石碑2通。保存完整。

    赵祠堂“建于清嘉庆六年”,这与赵氏旧家谱的记载有着很大的差距。于是我和平定文物管理所所长袁盛惠相约,实地探寻一下赵氏祠堂。

    这是2009年一个晴朗的夏日,我和小袁来到我的故乡——昔阳西大街。我已经十多年没有进过赵氏祠堂了,大门锁着。我找到少年的朋友光高成,他帮我找到钥匙,打开锈迹斑斑的铁锁。西大街村委办公室早已搬到新整修的原城关公社的办公大院,这里已废弃不用,但仍是公产,只有大庭的一个角落住着一家人家,从旁门出入,院里种着西红柿、茄子等蔬菜,其他地方则是杂草和乱石。虽然影壁的泥皮已经剥落,但所有的建筑都还是我青少年时记忆中的模样。我们在门庭的过道找到两块石碑,几经周折才在煤炭和泥土的掩埋里挖了出来,其中一块字迹清晰,保存完好,而另一块虽然完整,但所有的字迹全被凿掉,连一个字也没有保存下来。小袁熟练地将其中完好的一块用墨和纸拓了出来。这块碑清晰地记载着赵氏祠堂建修的过程,兹抄录如下:赵 氏 建 修 祠 堂记

 家有祠堂,原为报本追远之地,合离萃涣之方。岂得以支分派别遂分亲疏哉?我赵氏先世,由洪洞移籍此土,累功积德,九世始昌。厥后巍科相继,其设宗祊以祀之,宜也。然宗祀之设亦莫非先人之力。盖自始祖葬于小后庄,二世、三世葬于树条峪,四世阡葬桃花池。搆地以钟其灵,植树以毓其秀,其光祖宗施孙子至深且远矣!而于合敬同爱之道庶几乎?嘉庆五六年间,坟内松株乔竦,特出族人因议斫伐变价,济以布施,搆买大厦,建立祠堂,缺无照壁地基,施之者滨至。丁卯而庆落成焉。嗣修补俱识木榜。兹咸丰二年,祠堂正寝墙壁与前院南北围墙俱见倾圮,族人正忧工浩用宏,坟内有树乔竦,仍议变价,修理费用不足,兼以布施,是虽未臻善备,亦可见其完固。若夫,庙貌炳焕,累叶长新,绵绵翼翼,永世无穷,又所望于后人云。

 咸丰十年四月  上浣  谷旦

 这里,赵家祠堂的修建时间为“嘉庆五六年间”,与《昔阳县志》所述一致,或者说,《昔阳县志》很可能就是以此为据的。但是,使我感到疑惑的是,如此规模恢宏的建筑,仅凭斫伐“坟内松株”,“济以布施”就可以完成吗?而且“搆买大厦”一句,正说明祠堂并非平地而建,而是原来就有。所以,我们完全有理由将旧家谱的记载和石碑的碑文结合起来思考:赵氏为耕读之家,“九世始昌”,建书舍以教子育人,后因家族发生内讧,思诚公之子赵士魁出面调停,遂将书舍迁于别处,改原书舍改祠堂,时间应在明万历38年前后。从万历38年(1610)至清嘉庆6年(1801),计有近200年,其间,经历改朝换代,既有闯王起义和清军入关的战乱时期,也有经济繁荣的康乾盛世,祠堂扩建、旧舍倾颓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所以,我认为,嘉庆五六年间的“建修”应是增补维修。

    西大街、南关、东关,是昔阳旧县城的中心,其中县衙署、圣庙以及颇有盛名的崇教寺就在西大街。在西大街,有两座祠堂,一座是赵氏祠堂,一座是宋氏祠堂,赵氏祠堂在上城,宋氏祠堂在西门坡下。非常巧合的是,昔阳城解放以后,赵氏祠堂做了西大街大队的办公室,而宋氏祠堂成了小学校。而今,宋氏祠堂已由后人修葺一新,而赵氏祠堂依然如旧。我窃想,毗邻赵氏祠堂的县衙署已由县政府集资重修,赵氏祠堂,昔阳县最为宏大的家庙何不也重现昔日的风采。我的这个愿望曾在心中酝酿很久,也有心写一纸建议寄给口碑极佳的县长,可是我还是犹豫再三,没有动笔。小小草民,人微言轻,还是缄默为妙。

【此文系粘贴而来,谢谢作者】

1楼 发表日期:12-04-14 20:13:08
回复:山西阳泉昔阳县城西大街赵氏修谱记
匿名用户

重修乐平县儒学圣宫记明  赵思诚

    夫圣宫,建于学校以斯文在圣。群英才而育之,使推明圣道以辅世长民,故论道必先人才。人才钟山川形胜之灵秀,而皆出乎所居所本。固建置必表里山河,补裁形胜。周公相卜宅洛,子胥尝水相土以城,阊阁、江陵九十九周满百之异。至于紫阳吴楚称才,天造地设,人为贞胜之理非诬。

    邑学建于县东南隅,非以其方为文明生气而取之乎?开科二百三十余年,进士十人、举人二十一人。绝盛者,惟乔庄简公一人。议者多由风水气运,夫士不力学而诿之风水,不可谓无风水,亦不可学宫卑暗,固风水之疲也。

    万历癸巳,先师殿角、琉脊、墙垣倾圮。谕学政李公,恐风雨大坏,造余求修补计。余曰:修补财用无出,申请府库查议留难。窃意惟整饬作兴。予与众复任力秋毫,事似可举,圣地不宜卑暗。今既议修,莫若特起诸建,并一区地,筑土加高,庶于运图有补。

    李公即依,详县转久。予乃择请邑人之尚义,任事四人,俾分管经理,遍告邑大夫士庶。俾各量出赀助,众咸乐从。

    时前任余公方经始,而升秩东昌。新任郭公尤慎厥事。一视学,即捐俸金。提督向缘输未结者,闻风向土石材木,于无碍官山取焉。惟是用足,丕作学圣先师、配哲、暨两庑神位,各立木龛、砖壁、石台、琼扉、瑶脊,绘彩辉煌夺目。棂、戟二门,俱换大木,更新庄丽。明伦堂、斋、庑,敬一尊经亭,所启圣名、宦乡二祠,并儒学门俱起高。重修尊经阁,东西增建层阁三楹。大为伦殿藩倚。处地基,筑高四尺有余,文明气象,崇燠丰美,如云玉蕴辉污垂天。

    此地,蒙山东拱,榜山长列。东、西、北三面,洲流滚滚,松岭高出与接,若宾仪凤而据蟠龙。地运葆培,天运、圣运,与天地同运。开一方文明之盛,贻万年凝发启佑之庥,其或有赖于斯举也。

    自万历癸巳正月,至甲午十月将报完立石。属予秕谬为记,更新举废,崇圣作人,励后志远之仁宁有穷哉

赐进士兵科给事中兼文华殿侍讲经筵官、邑人 赵思诚撰

 重修孔子村阴山寺功德碑记明  赵思诚

夫人宗其教,必尊其人;尊其人,必思所以奉祀之思。奉祀必为之宫殿形像,又从而华饰金碧,以壮观神教,此固情之必至,似亦默有以使之者。西方圣人曰佛,其说近理者,虚无之说是也。万有生而无,而归于无。虚无之无,又非槁木死灰之无也。虚无之妙乃佛之上乘,岂易言哉。绝六欲根,绝超灭想,妄念皆无也。无自能悟能慧佛所谓照也。匪曰慈曰悲,苦力舍身,而即可以言佛也。达摩面壁庙照,得传正法眼藏,为初祖。武帝召问曰:朕修建,写经无数,有何功德?祖曰:并无功德,此但小果如影之随行,虽有非实。彼所谓实,将谓存神于无根,万有归万有,吾又何有为实也。达摩可谓得佛之上乘。二祖慧可立雪断臂,欲开甘露门,度群品,似能忘我断欲,然有心愿度,亦是欲根得佛之中。一切修建等事,不过崇教尊事之耳。得佛之下,然视游僧犯戒,口慈心毒名为佛徒,而实佛罪人,相去又甚远矣。

    镇钦,祖姓王氏,世居孔子村,落发为僧。其人端谨清净,纯于向善。见寺垣墙倾坏,重修南殿,所费不赀。余嘉其勤笃,为记。

    至癸巳,又修北殿三楹,金佛三尊,丹青绘像,其两壁寺宇,始焕然其一心。语以佛之上乘,虽或未了而致志,佛像挺出缁众,真可为空门之善士。起功于癸巳四月,落成于甲午七月。工食金匠之费不减中人十家之产,而钦以一举亦可为难,故重为之记。

赐进士出身兼理河广二道按察司佥事  奉政大夫、邑人 赵思诚撰

 重修寿圣寺碑记明  赵思诚

 乐平县治西南龙阜古刹,先名慈云,后名寿圣。其寺形胜,高自沾岭四十里迤逦而来,如凤翔垂云,壮图镇远,有关疆里之灵秀甚大。其肇造不详。

    所自至元正统三年、正德十三年、嘉靖八年各重修,迄今七十余年。宇像倾圮剥落,廊舍坏久,僧无所依,圣像亦罔所止获。禅师宗誉,不忍坐视,夙夜奋竭。渐次纠工集财,更理增新。重修水陆殿五楹、伽兰殿五楹、十王殿五楹、天王殿三楹。金妆菩萨、获佛圣像各二尊。两廊僧房共三十二间,卮丹涂之费不赀。宇像廊舍巍乎焕哉!鼎为一方之丽,瞻百年之永建矣!

    窃念佛法入中国,历汉、唐、宋、元,古刹封建已甚,而我朝尤盛。寺即少废,僧辄能补修。视圣人之徒,有过孔庙而不知笃敬。毛弁大成殿庑而篾不加意者,于彼似有余愧。然寺僧本业,亦不止于营建。佛法妙悟入处,惟在不二法门。夫曰不二者,非窒于空无,乃合净名而一者也。净者其本体,名者其迹用。从本体,起迹用;从迹用,归本体。与无极太极之说相近。若八万法门、百千三昧、十方世界、万象森罗,皆为外缘,而况于观法之崇丽。昔梁武帝建寺写经不可胜记。达摩以为无甚功果,非真以修建无功也。欲其返观内镜之真,屏息外缘之妄,不可事外遗内,必求由万协,一以入道耳。誉师与物无竟,守净率真,日整斋严省其心,庶有得于不二之意。外崇圣宇,修理佛像,日焚香、金鼓,以勤力,光昭其外其与迹用之森列,日欲长新而快睹乎!由梁武帝之皮肤,入达摩之骨髓,秉沙教者又其可知乎!

    是役也。万历十六年起,历九载,绩用乃成。师造余,具所勤树始终以告。余素重师,矧有嘉绩,故书用识之,岂俾自显淑哉!勒贞石以传不朽,后亦尚有风哉。

    师本姓刘,别号鸿川,乐邑南关,旧德家人也。

  赐进士整饬庄浪兵备佥事前兵科给事中 邑人 赵思诚 撰

 李氏迁茔碑

夫茔墓,关系燕贻灼有明徵。风水家以形抱气凝为胜。此木水土定理,虽圣人不能不袭。然形胜莫如理胜,积善仁者,不择地而安。以创垂为茔,以方寸为穴也。沾乡称豪盛永远者,必曰南关李家。今其支裔奕奕多以儒业显名,岂非其形理俱胜耶?李氏茔在异代,世远难考。自  明兴暨孙廷  等六世余矣。廼始祖信,高祖复明,曾祖鸾、凤、鹏、鹤、鶊,俱葬于县南一里胡家沟北陇。鸾生盛,盛生三子:楹、相、构。楹生廷  五人。廷等,因陇地尽,别葬盛、楹于西四里桃花池之右。其地沟边,  等以茔乖偏安为隘,复于池口之左择地一区,卜吉改葬。今廼子希白颖脱  序,家道  兴,谓非卜休恒吉不可。  信义,有奇气人也。率祖暨孙,经营二十余年,必得胜地。始定厥力劳而思孝,亦永锡不匮矣。茔毕立石,造余记其始末。余以形理并论,尤欲归重于理云。

赐进士兵科给事中眷生赵思诚撰

士魁公逼迁书舍记

书舍之设由来远矣!其命名之义大都因其地理形胜,如紫阳河汾可考镜焉,而余独以“逼迁”为名,义果何居,噫,难言矣!余先君登嘉靖乙丑进士,历官佥宪。万历九年,告归,搆求灵地于县治之西,以为书舍。创建大庭五楹,斋舍十四楹,厨舍三楹,土木工价约三百余金。群弟子族人姻亲之可教者,于内不辞寒暑,夙夜训课。数年来,补廪入泮者相继不绝,伯兄士吉亦由此发轫取捷高第,一时乡人咸归美焉。不幸,万历二十八年以疾宾天分产时,除为夥业照旧与族戚诸人共之,且命立祠于内以为子孙矜式。二十九年吉兄自阳武忧归,士魁方望其继前人之美,以成就后人也。孰意仕途骄纵,遂起贪心,而嗜利忘义。如伯兄士彦者,父子为之羽翼,圈饵幼弟士俊私立换约,率众强拆,势如剿没之状。彼时在内课读者,咸抱不平,难以启齿。士魁又独立难支,曾告按臺批州。吉兄弃苫往嘱,虽于宾馆相犯,而王守畏势,外面讲和,暗中招详,只断价银百两霸拆之。诸弟子侄闲散废业者踰年,无奈移居此地,吁嗟此余迁之之故,盖于强宗悍族,然而非得已也。告成之日,亲友咸集,因相慰曰:萧相国不治垣舍,恐子孙不肖,为世所奇;王孝恭不营美宇,恐子孙不才,为人所利。令先君得有灵地,而规制极其宏丽,令伯兄之觊觎,由此始矣,而令弟又不能以自持是以有今日之事。余曰:房产地土原世间轮转之物,但谋吞于他人犹可,谋吞于伯兄则不可,何者伯兄受先人教育。恩于此出,身残毁而独霸之,稍有人心者,必不为也。众亲友扪心相顾,寂然而坐,因并记之。记之何如?亦曰:书舍之设,世为夥业,子孙课读者居内,非其人不与焉。若曰祖宗遗产,俱各有份,或相搆争,或相谋夺,甚非。余建学立舍之意,而子孙之不孝,罪莫大焉。持此到官大人,君子必以余言为近理而足悯者。解州学正士魁

 南斋股祠堂碑

 尝闻莫为之前虽盛弗传,莫为之后虽美弗彰。乃知作述之功,诚非细故。即如逼迁书舍越至予十世祖学正公创建于万历三十八年,至今多历年所风雨倾圮,本支族众咸有改建祠堂之举,而竭力倡率,实至吾叔橿龄南年始,一则尊祖敬宗,一则学诗学礼,其承先启后之心,当不出窦闵下也。而手无寸金,奈之何哉?乃从人愿,适遇祖茔之东,吾十世祖另买李湖之坟东拐曲,地内所植松树风折一株得价银三十一两。佥曰:此可以作开工之渐矣。不意,族中名克仁者,系当年十世祖被害逼迁之后裔,因谋买未遂,置酒要盟贿嘱四股五两公用,而赵亮时,赵洪随声附和,亦利令所致昏也。等语予,先人里冤始雪,祠堂落成之日,勒之于石,以贻后裔。大清乾隆十年岁次乙丑十月吉日  立     十五世孙庠生朝乡  敬撰

 南斋股祠堂碑记

  余本乐邑石马都一甲人也,祖居在城内西街,系兵科给事中赵公讳思诚之后也。始祖友,葬于城东白坡上,又名小后庄。二世祖克昌葬于树条峪口,越四世祖鐩,迁于桃花池,主穴奕世相传,至九世祖思诚,嘉靖乙丑进士、兵科给事中,任湖广兵备道,在城有明庭司谏之坊。十世祖士魁,岁进士,任解州学正,余即其后也。传至高祖忻,皆葬于桃花池内。至余曾祖讳丕式,遂迁于茔上甘草坪立穴,生三子,长延龄,次蔚龄,三与龄。与龄是吾祖也,生二子,长特品,葬于墓下,余父端品,居次,因产薄,于乾隆十二年徙于文苑乡三都村居住。历四十年后,因地远不能归葬祖茔,遂卜于此。东映奇峰,西临松岭,南有福星,恃朝北来,癸龙入首,环山抱水,滚滚不一。余非择而取之,伏愿子子孙孙联其宗睦其族,以备稽考云。是为记。

 大清乾隆五十三年岁次戊酉梦月 吉日

十六世孙秘香、馨香、玉香  谨譔

2楼 发表日期:12-04-14 20:14:44
回复:山西阳泉昔阳县城西大街赵氏修谱记
匿名用户

 佥宪公文集序

   夫前人之嘉言彝行,皆后人所宜佩服不忘者也。前人著作于前,子孙不能继之于后,其为不肖也。已甚。乃日睹懿行,视为故纸陈迹,致令湮没而无传焉,其为不肖不愈甚哉。余生也晚至我太高祖佥宪公已逾五世矣。公中嘉靖己酉科举人、乙丑登进士。观政时世宗嘉靖崇信道流,陶仲文建设斋醮抗疏直谏。初授莱州府推官,邑有“召棠郇  ”之颂,选兵科给事中。不钦当道弹劾无所避。因江陵竊政,出补外藩,擢湖南驿传道。改民支为官支驿递,以甦百姓感恩建生祠以酬。庸勳前任,命案诬陷,拖累父子七人,经年未结。公到任,春宪批鞠实,物情立剖,多所平反。人服其智如神,仁如天云。余幼穉(稚)时问先大人曰:先人之经济宏猷,岂无所贻以示人哉?大人曰:公在臺省时,奏疏甚多,解组归林下,十九年优游天下,所著诗句亦不少。彼时,余因学业未遑,尝以不得面为憾。今年老闲暇,乃令从侄行洁搜寻椟中,始得奏疏一本,诗略数篇,而鼠咬虫蚀,无头无尾者甚多。谨于断简残篇之内择其全者,邀伯弟恒年、伯侄昭泰抄誊写,汇集成卷。又有伯弟南年董其事,以助厥成。藏之祠堂,使后之子孙睹奏议,知祖宗之经济博大;观文章知祖宗之学问宏深。是亦继志  事之余意也!彼袖手旁观坐视不理,隐隐然,若以我为迂远无意之举也,岂不谬乎?后人之子孙有力者,授之梓人以行于世,又高出我之万万者也,岂非余之所深望也哉?

赞赵庆门观察像赞并序宋中泰

 公讳士吉,榆蓭观察之犹子也。中万历进士。筮仕为滑县令。历官提督通惠河道。值逆阉魏忠贤窃柄,公恥媚权要,告归。优游山水以终其身。裔孙德谦,家藏公画像。余与德谦交好,且有姻戚谊,故得瞻拜仰其仪容。暇日,谨为之赞,发志向慕。工拙非所计也。

    在昔先民,元冠朱服。

    道貌岸然,容止庄肃。

    名登甲科,世胄华族。

    出宰繁剧,案无留牍。

    循良报最,洊升部郎。

    观察通惠,水利周防。

    阉官擅权,通志勇决。

    爰赋遂初,飘然高洁。

    流寇蠭起,桑梓切灾。

    贿以千金,贼不再来。事载邑志

    有明逸老,避地皋川。

    卷轴题跋,墨彩光鲜。阳曲傅青主征军游乐平主于公家题像书法遒健

    逸士名贤,心同迹异。

    景行仰止,品题无愧。

 赵榆蓭观察像赞宋中泰

公讳思诚,乐平人,中前明嘉靖乙丑进士。历官太仆寺少卿、庄浪兵备道,再调湖广兵备。时江陵秉政,公不往谒。所部吏欲乘隙中伤公,而公早见几赋遂初矣。子士魁,善承父志,修宗祠,奉公画像祀之。旁立学舍,使子孙肄习其中。咸丰戊午二月初五日,余偕李希表弟瞻拜遗像,周览旁庑,想见老成典型。退而展读邑乘,载公行事最详。复为赞以记之,聊抒句往之忱,云尔。

      嗟呼观察!前代精忠。登朝试政,谳狱齐东。

      宽平廉恕,共服明聪。旋授给谏,直概英风。

        弹章屡上,声誉日隆。中州简任,盐驿繁冲。

        专祠戴德,卿二录功。兵备庄浪,坐镇威雄。

        改调湖广,更试利锋。江陵秉政,勋勒鼎钟。

        过门趋谒,游宦来同。公独不往,介节难通。

        飘然解组,励节全终。课耕教读,世守儒风。

        我瞻遗像,端肃其容。仪型犹在,仰止无穷。

        书香嗣续,礼教可宗。鼓歌弦诵,遗泽弥丰。

注;宋中泰字履斋,号南溪,昔阳县南关街胡家沟人。清道光十九年科举人,仕贵州省郎中。著有《南溪诗草文集》。

3楼 发表日期:12-04-14 20:19:05
回复:山西阳泉昔阳县城西大街赵氏修谱记
匿名用户

  钟村赵氏祠堂有一联曰:

     祖孙叔侄四进士一门显要
     江淮河水三道台万世荣光

    家谱记:从明朝万历年间到清朝初年,钟村赵家出科进士四人,分别为9世赵思诚,10世赵士杰,11世赵曰旷,11世赵国鼎(洪水股)。

4楼 发表日期:12-04-19 19:29:09
回复:山西阳泉昔阳县城西大街赵氏修谱记
五谷画
参加1个小组

 我是和顺县阳卷村人,听老人说老祖宗叫赵德芳,是从昔阳钟村一肩挑俩个儿子到的和顺,从此繁衍生息至今.多年来一直想寻根问主,望速联系

5楼 发表日期:14-01-01 07:41:36
回复:山西阳泉昔阳县城西大街赵氏修谱记
匿名用户

 

拙朴园的博客

 

五谷画宗亲请和作者联系,他是你们那边报社的离退休工作者,德高望重,您复制打开他的博客查一下联系方式吧,

6楼 发表日期:14-01-03 11:16:17
回复:山西阳泉昔阳县城西大街赵氏修谱记
cyfx2288
五谷画的原帖:

 我是和顺县阳卷村人,听老人说老祖宗叫赵德芳,是从昔阳钟村一肩挑俩个儿子到的和顺,从此繁衍生息至今.多年来一直想寻根问主,望速联系

@五谷画  你没留下联系方式,没办法联系到你。请你联系我:QQ:512699747

截止目前,钟村赵氏家谱收集有效族人名讳已有2万余,我查询到有迁和顺阳卷族人的记录,有赵德芳这个人,但当前谱中没有之后相关信息。

7楼 发表日期:16-11-26 18:20:41
回复:山西阳泉昔阳县城西大街赵氏修谱记
cyfx2288

本人目前正在进行钟村赵氏全族族谱汇总、校对事宜,已接近完成。望其他尚未联系的上族人支系尽速联系。若有老谱,最好带上老谱到钟村联系爱文慧明。

若不方便亲自到钟村,请用质量好点的相机拍下老谱,直接发到我的QQ邮箱也行。

QQ:512699747

8楼 发表日期:16-11-26 18:2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