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氏维基
当前位置 >> 小组首页 >> 回复
【转载】南宋皇族隐居晋江七百年:一个王朝的千年遗梦
赵公
贡献2452个词条
参加22个小组

南宋皇族隐居晋江七百年:一个王朝的千年遗梦

 胡建志 来源:东南网    我来说两句

收藏于星塔村赵氏家庙的宋太祖赵匡胤画像。

一个皇族村落的诞生 昔日皇族成了老百姓

一个沿袭700年的习俗 感念外祖 生吴死赵

一群龙子凤孙的优裕生活 自出生起每月有钱粮领取

一门宗室的科考盛世 152年间出了122名进士

他们是宋太祖赵匡胤的裔孙;他们的先祖在南宋迁都杭州以后,辗转徙居晋江;他们曾经是令人羡慕的皇亲国戚,自出生起每年有国家发的银子;他们遭遇过元军的大屠杀,亡命天涯,沉默了七百年;他们现在散落民间,开枝散叶,其中一部分人生活在晋江安海镇星塔村。

从显赫皇族到寻常百姓,从动荡的大逃亡到宁静的乡村生活,这个皇室家族经历了什么样的风云变幻?又有多少的喜乐哀愁?4月11日,记者走进了这个充满谜团的皇族村———

特别报道

东南网-晋江经济报4月21日讯(记者 胡建志 实习生 陈振东/文 记者 董严军/图)在安海镇龙山东路的东边,有一个聚族而居七个多世纪的古村落———星塔村。这里古韵悠悠,民风淳朴,有着太多的故事和传说。无论是古朴的老厝,还是时尚的别墅,大门上都写着楹联,这些联对或隐喻或直白地揭示了村民与赵宋皇族的历史关系,也记载了一个皇族村的历史。

走进星塔前乡99号的吴祖蓄古厝,迎面就是一幅昭示主人身份的横批:“天潢衍派”。老屋主人吴先生说,这四个字是皇族的象征,是为了让子孙永远记住他们是赵宋皇室后人。与吴祖蓄古厝一样,周边房子的门楣上大多写着“夹马异香”、“汴京传芳” 等,分明告诉人们,他们发祥于河南开封,为宋太祖赵匡胤派系的族人。

关于家族流落星塔的世代传说,今年85岁的吴聪敏,记忆深刻:宋末元初,为避元祸,赵宋皇族纷纷外迁隐居,或易姓;宋太祖17世孙赵仕道,自晋江青阳逃往安海黄墩,后迁至安海星塔村。

那时的安海还是个半岛,三面环海,星塔是一块突入海中的尖形陆地。在这里,昔日王族成了平民,生命却顽强地代代延续。他们的先辈硬是住在茫茫大海边的盐碱地上,围海造田,开辟耕耘。在吴聪敏儿时的记忆中,村前村后有大批田地,族人在此劳作。而今,有的办起了工厂,有的外出做买卖,有的仍旧固守农耕生活。

听说记者来调查赵宋皇族后人的事,星塔村吴氏族长、泉州赵宋南外宗正司研究会副会长吴鸿希打开清代光绪二十三年重修的族谱,对记者说:“我从小就从爷爷那里听了很多关于家族上的事,村里的人几乎人人都知道我们的祖先是宋太祖赵匡胤。”

记者细看了族谱,《序言》中记载了星塔吴氏避难安海的缘由:“德祐丙子年,杭京被元陷。都设于福州,军士失守,元兵直追下;君臣兵众驾舟停泊于泉州之港,蒲大奸寿庚自擅海泊,以私于降元,宗室一时被害,惨哉难当,移东走西,逃南迁北,变姓改名者,难以尽举也……”

这些厚厚的族谱,向后人传递了一个带着赵宋皇族血统的家族在星塔这一片土地上繁衍生息的历史。村中老人告诉我们,他们原本有两册宋代手抄族谱,一本被外地族亲借阅未还,一本在搬家时遗失。据现有族谱记载:“夫我族有宋之谱,名谓之玉牒,铁券丹书,有二本,一则明代潮州亲派有事,借去而不还;一则我朝征剿海滨迁弃。”吴鸿希说:“我们的族谱叫玉牒,皇族宗室的族谱才有这个说法,里面有宋太祖亲笔立下的14字,作为排字辈之分,这些字辈必须循环使用。”

当年穿过腥风血雨,历尽艰辛来到星塔的赵仕道,绵延七个世纪,如今子孙已有2000多人。在这里居住的赵匡胤后裔们,其状态就如同村庄的屋舍一样:门额的郡望堂号代表他们有着皇室血统,而屋前屋后的菜地则清晰地告诉人们,他们无论姓什么,都只是再普通不过的老百姓。

位于星塔中乡200号的吴氏宗祠,门楣上写着“吴氏宗祠”,可是走进祠堂,大殿横梁却赫然挂着“赵氏家庙”的匾额,里面供奉的无不是赵姓祖先。这一独特的宗祠文化,使古老的星塔村显得更加古朴而神秘。

现年80岁的吴清标,从小生活在星塔村,很早就知道自己的血管里流淌着一个遥远王朝皇帝的血脉。当记者请他讲述家族的故事时,他很爽快地答应下来。吴清标老人说,从懂事起,他就发现族规很特别,活的时候姓吴,死后的墓碑和木主都改为赵姓;当你行走在星塔村,遇到送葬队时,你会发现队伍最前面的大灯上写着“吴氏”,而当队伍返回时,书写“赵氏”的大灯则排在队伍的最前面。这就是在星塔村沿袭700多年的“生吴死赵”习俗。

这其中有什么玄机?吴氏宗祠大厅内的《重修宗祠碑记》,更是把这个典故揭示得一清二楚:“温陵安平星塔吴氏者,乃宋太祖第十七世孙仕道公之裔也。元末间,仕道公为避元祸害,赘居黄墩,转宅星塔里,遂从外祖姓吴……”

吴清标说他甚至能想象出当年背负国仇家恨的祖先逃来安海时的悲壮与无奈。他说,700多年前,正值宋末,元军攻入泉州城,对城内的3000多个南宋宗室族人和士大夫,进行了野蛮的大屠杀。在国破家亡之时,住在泉州一带的赵宋皇族全部男丁几乎惨遭杀害,只有为数不多的人幸免于难。星塔村的吴氏开基祖赵仕道,也就是宋太祖赵匡胤的第17世裔孙,为了躲避杀身之祸,连夜从晋江青阳,逃往安海,投奔母亲的娘家。躲过劫难的赵仕道,为感念外祖的救命之恩,临死前嘱咐子孙后代生前姓吴,死后恢复本姓,在墓碑和木主上改为赵姓。

记者查阅《安平赵氏从吴氏重序谱》和《安平赵氏族谱》,透过那些发黄的纸页,发现二者对“生吴死赵”的记载与吴清标的说法是一致的。

 

揭示村民与赵宋皇族历史关系的楹联,在星塔村随处可见。

到了明代,各地的赵氏后人纷纷复姓,而星塔村吴氏族人非但没改,还把“生吴死赵”的族规写入房谱,世代相传。当地老人还为我们讲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民间传说:以前,有的族人知道自己是皇族后裔,便把“吴”姓改回“赵”姓;这一改,可不得了,星塔村接连发生几起怪事:村民生意破产,有几个人莫名其妙地病倒,不该死的人也死去了。村民们四处求佛,但都无济于事。后来,经道士指点,让复姓的村民再次把姓氏改过来,村子才恢复往日的安宁。从此,“生吴死赵”的风俗,便在安海星塔村沿袭下来。

几百年过去了,人们记住了“生吴死赵”的习俗和民间传说,记住了这个皇族村,也记住了这群赵氏宗室的子孙。吴清标说:“这种习俗一代代传下来,族人也没觉得不习惯,现在大家保持历史的原貌,再也没听说有人要复姓的事。”

700多年前的晋江,一群贵为赵宋宗室的龙子凤孙从这里开始退出政治舞台,从此过起了普通人的生活。人们不禁好奇:这些皇亲国戚当年缘何迁居晋江?他们在晋江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星塔村的吴氏村人和泉州市区的赵氏族人,同为赵宋皇室的后代。他们的先祖是亲兄弟,早在883年前,自杭州迁入泉州。据《青阳赵氏族谱》载,南宋建炎三年(1129)的冬天,宋高宗赵构大笔一挥,签下了一纸调令,使得赵匡胤七世孙赵子侁、赵子镠等赵宋宗室349人,从临安府杭州,移居繁华的泉州城;管理皇族宗室事务的“南外宗正司”也随之迁到泉州。一开始,这些皇亲国戚住在泉州市区的旧馆驿内。半个世纪后,赵子侁之孙赵师玖,在泉州谋了个七品文官。这个过惯了闲适生活的贵胄,无意仕途,便举家搬到晋江的青阳山下。赵师玖家族在青阳一住就是近百年,繁衍了八代子孙。

与泉州城内的赵氏宗室成员一样,赵师玖和他的子孙当时在晋江可坐享贵族的待遇,不做官、不干事,终身也能得到生活的保障。只不过,迁居泉州城外的赵师玖,每个月拿到的津贴,要比住在城内的王族们要低得多。

在泉州《南外天源赵氏族谱》上,我们看到了这群宗室王族的生活补助发放方案:住在泉州城外的,十岁及以上的人,每个月的补贴是2贯钱、1石米;五岁及以下者,每月1贯钱、0.5石米。而住在泉州城内的,长者每月13贯钱、1石米,二十岁以上的每月9.1贯钱、7斗米,十岁以上的每月4.7贯钱、4斗米,五岁以上的每月1贯钱、4斗米。要是谁家女儿出嫁,也有一笔丰厚的嫁妆。终身未婚的,就养他(她)一辈子。

由于生活优裕,赵氏宗室人口在泉州发展很快。据明·万历《泉州府志·卷9》载,至嘉泰年间 (1201~1204)增加到1820余人,至绍定年间(1228~1233)又增加到2300多人。

2300名赵氏宗室成员,只占了当时泉州125万人口的1.8%,但他们的开支却远远超过泉州钱粮收入的一半。泉州一年的钱粮收入,一半是用来支付这些皇亲国戚的费用。

记者查阅宋朝史官编写的《宋会要辑稿》,发现上面记载了一组惊人的数据:单单发给泉州王族们的俸钱和米价钱两项,泉州每年支出高达14.37万贯钱;此外,他们每年的公务补贴、书费,每年1.11万贯钱、米1500石,也由泉州支付。

《宋会要辑稿》还披露了泉州知州上奏为王族们申请补助款的细节:1133年的夏天,泉州知州谢克家,上书请求经济援助。谢克家认为,泉州的常规赋税收入勉强应付正常开支,根本不足以养活宗室成员;虽然有转运使司援助的2万贯钱,但在过去的十个月里,仍然有6.24万贯的缺口。皇帝给他的批复是,授权泉州销售250张度牒(度牒,也叫戒牒,为僧尼的上岗证),来应付这项开支。

“赵宋宗室之所以定居泉州,是看中当时泉州的经济繁荣与安定。”安海老学者曾平晖表示,在元兵的步步紧逼下,宋朝皇族一路南逃,辗转迁入泉州,定居长达147年,而所有的宗室成员都可以从当地政府领取俸禄或补助钱米。

宋代晋江宗室成员在担任官职方面有特殊的待遇,朝廷对晋江这些皇族任官有所放宽,他们参政的机会增加。

据《南外天源赵氏族谱》记载,在南宋152年的历史,仅闽南的泉州和漳州,就曾经出现13名宗室知州(泉州6名、漳州7名)、51名宗室知县;南宋期间,泉州进士计582名,其中宗室籍进士122名,占21.0%。

值得一提的宗室成员是泉州知州赵令衿,他还是晋江安平桥的建造者之一。赵令衿是赵匡胤次子燕王赵德昭的玄孙,绍兴二十一年(1151年),当上了泉州知州。赵令衿主政泉州时的最大功绩,是建成安平桥和东洋桥。长桥竣工之后,感激的晋江百姓为他修建了生祠。

没想到,赵令衿遭难的原因是他得罪了秦桧。对此《宋史·赵令衿传》有详细记述:绍兴二十五年(1155年),赵令衿看了秦桧的《家庙记》,口念“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结果被告。

与南宋辉煌的科考成就相反,自元朝至明清,星塔村的赵氏,默默无闻,隐居不仕,几乎看不到当地族人在朝廷做官的记载。

星塔村,古韵悠悠,民风淳朴,是一个有着700年历史的皇族村。

一种源自中原的宫廷文化

他们影响了晋江民俗民风

如果没有700多年前赵宋宗室迁入晋江,今日的晋江会是什么样?或许这里的人们,听不到古老的南音,也就见不着考究的婚丧喜庆礼仪。

宋室南迁泉州,赵匡胤嫡系皇族来到晋江,也带来了中原的宫廷文化。不少宗室随带戏子家班以及永嘉杂剧等,在家中大肆演戏歌舞,以供娱乐。戏子家班多由童龄男女组成,晋江人叫做“戏仔”,又叫“七子班”。这些音乐同闽南地方音乐互相渗透融合,孕育出南音来。有些家班流散民间,与下南戏、上路戏同时存在,互相影响,又逐步演化为梨园戏。“七子班”也因此称为“小梨园”。

文史专家粘良图说,至今流传富有地方特色的南戏(梨园戏)、南音、南拳(太祖拳),是由移民晋江的赵氏宗室带来的;而晋江一些民风民俗,如婚丧喜庆注重礼仪,讲究气派排场,也与当年赵氏皇族生活的影响不无关系。

据《南外天源赵氏族谱》载,南宋亡后,叛将蒲寿庚大灭晋江赵氏皇族,以至于后来的皇族后裔制定了53条《家范》,吸取教训,警戒子孙“家庭中不得夜饮妆戏、提傀儡娱宾,甚非大体。亦不得教子孙童仆习学歌唱戏舞诸色轻浮之态”。

一个王朝的千年遗梦

青阳成了闽台赵氏寻根祖地

千年弹指间,多少往事烟雨中。青阳山下,是昔日皇族贵胄之地,可在元军的追杀下,这群龙子凤孙隐姓埋名,远走他乡。当年的青阳,赵氏是名门望族,如今这里的赵姓却一户不剩。据查考,晋江现有两支青阳赵氏的传裔,一支在安海星塔村,有2000余人;另一支居住于金井双柄,人数不足200人。翻阅安溪、惠安、南安、金门、澎湖等地的赵氏族谱,便可发现这几个地方的赵氏族人大多来自青阳。

20年前,一个旨在寻亲睦族的泉州赵宋南外宗正司研究会成立,星塔村也有老人参加。后来,他们年纪大行动不便,渐渐与研究会失去联系。5年前,吴鸿希与这个赵氏宗亲会接上头,星塔这群赵氏后裔才再次走进公众视野中。

吴鸿希很珍惜自己与台湾乡亲的往来。2008年的秋天,吴鸿希家中迎来了一群远道而来的客人———台湾省赵氏宗亲赵秋荣、赵文华等人,他们对一下族谱,惊喜地发现都是源自青阳赵氏。

“宋末元初,为避元祸,青阳赵氏族人纷纷外逃,有的迁往金门、澎湖等地。”吴鸿希说,现在台湾赵氏从宋太祖算起已经有四十来世,而青阳赵氏支脉迄今只传到三十多世,目前晋江姓赵的人十分少见,当台湾同胞以及各地赵氏宗亲到青阳寻根时,往往无功而返。这几年,在泉州赵宋南外宗正司研究会的搭桥牵线下,星塔村成为台湾乡亲寻根问祖的重要一站。

1楼 发表日期:12-05-16 09:39:09